目前分類:實驗短篇 (3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是女高時期發生的事情。

A是班上非常開朗的一個同學。應該說,她是我有生之年見過最開朗的人。

身為班裡的核心人物,A總是扮演帶動氣氛的角色,出錯被當成笑料,也毫不在乎地跟著一起拿自己解嘲。

怎麼說呢,明明是這麼隨和的人,我卻不太適應她。那種過火的表現和有點急躁的語速會讓我感到壓力,因此變得焦慮。

這樣的A,和我一直是平行線,然而因為某件事,使我對她異常地在意起來。

那是高二上學期將結束的時候,朋友想帶我一起去有A出席的聚會,由於沒有到討厭她的程度,我並未拒絕。

聚會地點是時下女孩子喜歡的下午茶餐廳。
我的座位左側是和A的共同朋友,斜對面則是A。

當天她化著一點薄妝,氣色紅潤,馬尾在肩頭隨著交談時強調的手勢輕微晃動。

因為加入不了話題,我便和朋友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最近看的書,當朋友和A她們說話時,我就埋頭吃吃喝喝。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violet
前篇:科幻懸疑【You're Turning Violet,Violet】(上) 
*********
翌日,宿醉導致中年人頭痛欲裂,渾身不著力。雖然是早就料到的事,還是令他感到不快。

他早年的生活缺乏娛樂,一向看不慣年輕小孩兒仗著不會被開除就遲到早退或請長假,只為什麼網路遊戲啊環球旅行的。

這回輪到自己因為宿醉大白天委靡不振,長年樹立起的全勤記錄轟然倒塌,讓他氣餒無比。然上了年紀,飲酒過度的影響比年輕時要嚴重太多,再不甘心還是請了半天假。

等下半天制服筆挺地去了機構,見到前來交代工作的實驗場場長和對方的副手,他的鬱悶又加深了。

場長的副手,那個接風宴上拼命灌他酒的瘦弱小白臉繞著圈子一再重申:「我們只給實驗動物植入了記憶晶片,並沒有加入AI程式。」

矮了他半個頭,近在鼻端的髮油味膩人的場長則在一旁怒斥:「實驗目的在於誘導動物從記憶中習取特殊技能,又不是機器,裝什麼人工智慧!」

「人不人,機器不機器,動物也裝什麼電子腦,這算什麼?」把在場的人都瞪了一遍後,他忍不住嘆息。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violet  
嫁接的花會有不再是自己的認知嗎?
從嫁接的樹梢結的果肯定是不相同了吧。

紫羅蘭海沿岸的屋子裡來了一位雪白的熊先生。

當偷喝蜜喝得醉醺醺的熊先生醒來已經是傍晚。精靈往杯盞裡注入花蜜,自斟自飲。

夜色正染上紫羅蘭,紫羅蘭正轉為更深的紫羅蘭色。

熊先生是跟著精靈進屋的,由於精靈闖進了森林,將牠從深深的冬眠裡吵醒。

但精靈也不是屋子的主人呀,他住在那寬廣的紫羅蘭海上,只為釀造花蜜而被人類創造出來。

那麼這裡——原本是誰的家呀?
***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黑松鼠與白松鼠  
「飢荒將再度來臨,我們恐怕會失去大部分的國民。
誰都不想要死,但我們別無選擇。我們能做的只有尋找更多的樹果,又或者——」
族裡最精壯的雄鼠,我們賢明的王居高臨下,如此宣佈:「削減我們的族群。」

攀附著青苔的樹樁下,群眾騷動起來,混雜著濃厚的恐懼和興奮。
當時我年齡尚幼,不明白身邊的成鼠為何如此激昂。

但我能告訴你們,這種高漲的情緒擁有真實可嗅聞的味道。
多麼莊嚴的一刻,回想起那時的先王,我至今仍然會眼眶泛淚。

「投票決定對我國沒有貢獻的傢伙!他們將會被流放,負擔起開墾的重任來償還怠惰的罪,他們所持有的糧食,將全數分配給大家,開墾者只能吃配給的食物,不可私囤樹果。」王的訓示使原本委靡的民眾都精神一振。

第一輪審判在十天後結束。全國民眾宣告了五名松鼠的流放,連同他們的家族。他們意圖帶著儲藏的所有樹果集體逃亡,很快被王的親衛隊抓住了。王處決了他們,沒有一位松鼠反對。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ALTY FISH  
魚呀,是相當美味的東西!

尤其剛刮去會扎得滿嘴的鱗片,挑了骨頭,
切成一塊塊的新鮮魚肉,脂肪飽滿,鮮甜肥嫩。

整條魚吊起來風乾,那美味就更不一樣啦,俺嘗過一次,簡直欲罷不能。

可要是壓在缸裡醃了十天半個月,等開缸之日,魚,就變得臭不可聞!
好好一條魚怎麼給糟蹋成這樣呢!

說起阿斗,真是頂有名的,年輕時他曾是俺們區裡最風流的浪子。

阿斗原來不叫阿斗的,俺們都喊他霹靂虎。
打起架來夠狠,撩起妹子夠帥,真無可挑剔。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浴缸裡有著大量血跡,水已經被放掉。
作為兇器的是和被害人同居的嫌疑人平常使用的水果刀。

女性同僚粗略檢查被害人的屍身後發現衣服下大量交錯的新舊傷,
致死原因是手腕上的傷口失血過多,但,誰知道呢?

案情的轉折總能離奇的超乎你想像。
送驗後我們就會知道這可憐女孩的其中一道傷口是否才是關鍵。

【SOUND ONLY】

『是我殺的。對,她是我殺的!』

『但凶器不是...啊,我记得的,是小的那把水果刀。』

「不,不是自殺!我看著她斷氣的,她死時眼裡都是我,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和白天來探路時可以看見藍天與麥田的悠閒氣氛不同,
月光下倉庫的漆黑剪影,陰森如龐大的怪物。

門口掛著大鎖,是農場主人因為害怕自己加上的。根本毫無意義。
對方大可以化身為動物從通風口自由進出倉庫,何況......

獵人破壞了門口掛著的大鎖,踹門踏進宿敵的地盤。
她打開了手電筒,倏然照向倉庫裡頭。

倉庫的正中央是一座雜物堆成的小山,
裝飾華美的棺材,以一種危險平衡懸在雜物堆不過兩掌寬的頂端之上。

她吸了口氣,用最響的音量宣告: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煤油燈逐次亮起,飽含雨水的雲層壓迫地面,灰暗裡染著玫瑰紅。
這座位於城郊的小鎮彷彿被捲進一團羊毛絮。

三月的風,四月的雨,帶來五月的花香。

濕淋淋的四月也偶有乾爽的天氣,比如這天早晨,小莉笛雅向媽媽借了雕花的金色胸針給玩伴看,還在附近的森林裡摘了些莓子。在這樣的天氣裡玩耍了一整天,當她外出幫媽媽跑腿時,自然不會想到要帶傘。

儘管只是沾衣的綿綿霧雨,身上還是有些滴水。小莉笛雅用她的圍裙罩著藤籃——這裡面裝了爸爸的晚餐,不能弄濕呀。一頭金髮和水藍的裙擺飛張起來。奔跑在鋪著石板的小路,雖然免於泥濘,踩過積水還是濺濕了她的鞋襪。

什麼時候才會到呢?裁縫店可真夠遠!小莉笛雅跑得有些累了,意識到自己不可能跑得快過雨滴,決定找個屋簷來避雨。幾乎在她躲好後不久,雨勢似乎又變得更大了。望著外頭的雨幕,小莉笛雅有些發愁地輕聲歎息。

當眼睛習慣了屋簷下的陰暗,她忽然發現她並不是獨自一人。

靠在街邊的木桶上,蹲著一個矮小的影子。
就著街燈滲進來的光看,那是個一身青色衣衫的男人。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縣城中,細雨又飛花,沾溼姑娘家纖弱的影子,若有一柄傘在手,踱過橋頭,簡直是白娘子會許仙,就算這裡不是西湖,姑娘實際上面目也不怎麼美,朦朦朧朧地看,也就差不多了。

偏偏在這大好春日,城東糕點舖的陳家老三害了病。

春寒料峭風邪入體嗎?不是的。煩惱生意不好嗎?也不是的。
陳家老三啊,害的是相思病哩。

那姑娘是在驚蟄剛過時開始造訪舖子的,每次總是揀兩三種細點,囑咐站在舖子前的夥計放進她帶來的盒子,再自己用手巾包起來,很珍惜的樣子。才不過十幾歲,就穿得一身寡淡,臉上倒是泛著討喜的紅潤。

本來嘛,每日上門的客人裡,這樣的姑娘家沒有一百也有幾十個,偏偏她頭一次來的那天,是陳三代替陳二站店頭招呼,又不巧在把盒子遞給她的時候碰著了手。陳三心裡直喊糟糕啦,連忙縮回了手向人家賠不是。姑娘笑嘻嘻地受了他的賠罪,要他別掛懷。

那姑娘的手,好似上等的糕點,酥嫩滑白,聲音也是甜甜的,滾了細糖粉一樣。

並不是由於陳三是登徒子才有這般遐想,
反倒是因為這二十幾年都過著和女色毫無牽扯的規矩人生,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暑氣撲面而來,牛車慢悠悠地走在偏僻的小路上,
沒人說話,大夥兒都熱得暈頭轉向。

「南方,可好玩了!」
這麼喊的不是我,是旁邊那個傻氣的小廝,我連忙把他撈過去捂了嘴。

「蟲子都這麼大,還有果子吃,為什麼不好嘛!」他委屈地說。

也只有小孩子有閒心歡喜啦,
說是貶到南方,咱們可不是要在蘇杭落腳啊,傻了吧唧!
這話就算讓夫人老爺聽到不打死你,姨娘們聽到也要掐得你半死不活。

車駕路過江南即將往更南的地方前進時,夫人的淚水比黃梅時節的雨還密,據守夜的說,客棧都謠傳起有女鬼作祟,衣袖潮得天亮我去伺候她更衣時都乾不了。

唉,別提了,回想起老爺貶官的事我心裡就難受。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南方  
在我被分配到的灰暗狹窄的房間,
她雪白的倩影總是翩然出現在朝南的那扇窗。

她是我的安琪兒。我生活裡唯一的色彩。

***
在這個工廠裡,我們為暴力組織製造用以爭鬥與散播絕望的商品,以榨取身心的健康為代價,所求僅僅是為自己的原生家庭帶來一點奢侈的物質快樂。

不想幹了。我想家。我可能明天就會死了,至少讓我回家看看家人的臉。
做這種用來殺人的東西死後會下地獄的。

這些話,如屍骸上盤旋的惱人蚊蠅,在工廠裡凝聚成漆黑的瘴氣——

但是,想想回家時能夠吃到多點肉的家人幸福的臉啊。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我轉動我的尾巴,把它扭成一個螺旋槳。
像曾經某個鄰居家的小壞蛋不高興時就擰我的尾巴一萬多次。

然後我就會升空,滑過天際成為流星!
沒有騙你,有次我真的成功飛了起來!

雖然這種行為根本是虐待,但我一直好嚮往那次飛越原野森林和大河的旅行。壞小孩嚇得哭叫,很快變成了小得能停在爪子尖端的蟲子,被我拋在地表無暇理會。

世界多麼美麗!為何我們生來就沒有翅膀呢?
降落花了半天,我又花了兩天才從好幾公里外走回家。

那之後我每天都試,但是再也沒有成功。
同伴都笑我是只有受虐狂的瘋貓。我也因此摔了一千次。
媽媽說,這樣下去我的骨頭還沒長好就要又斷光啦,再也不准我出去玩。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陰暗,慎入。練筆作。
***
頭一次看見她那樣的表情,是在個普通不過的下午。

商業午餐時段,咖啡廳的玻璃窗後,獨自坐在店內僻靜處讀著什麼的身影。
陌生到讓我差點認不出來。

從觀景植物後悄悄接近,我往她的後頸一戳。

「唔哇! 什麼什麼?! ...原來是妳啊。」
隨著一聲驚呼,叉子從手中滑落,叮咚地掉進盤中。
再細看她臉上已是我慣見的神情。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貓季    
續【貓象預報】。連綴季節的四個短篇。
***
【春雨】

其實吶,大黑貓一點都不大,在陽台上俯瞰,
人群裡她看起來好小一隻。

大黑貓剛開始不叫大黑貓。我剛開始也不叫亮亮。
事實上那會兒,我還沒有名字呢。

她總說:「貓咪乖,過來姐姐這裡。」

所以我也用軟軟糯糯的聲音姐姐長姐姐短的叫。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貓象預報  
【晴】

大黑貓總是一身紅襯衫,黑大衣,褲管久洗起了毛邊,
略圓的鵝蛋臉兒,見貓就笑的發傻似的。

今早出門時她的馬尾辮在腦後彈跳,像一隻貓歡快的豎著牠的尾巴。

(我懷疑在她的腦袋裡還播著【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那詭異的傻歌。
她開心時總是一直唱一直唱,唱到高興還會抱起我轉個不停。)

今早我在陽台瞧見她雙手端著她的摺疊傘,
像提著一支槍那樣奇怪的姿勢,小跑地穿越馬路。

如果她是隻貓,肯定是隻笨拙的貓,還是我們同伴中最笨的一隻。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間特別潮濕的屋子。位在沿海倒也並不足為奇。

女人描得一絲不苟的雙眉間皺了起來。
她在這裡還沒有住上多久,但想要久留,就得打理一番。

這間屋子太長時間沒有女主人的照顧了。

屋裡需要通風。家具需要換新。
如果有黴菌什麼的就不好了呢,對小孩和大人都是。

為什麼不請個管家呢。她默默的抱怨著。

她不辭辛苦地擦洗所有的餐具,如同任何一位新婚妻子般殷勤地照顧屋子。
她將窗簾都拉開,好把藏匿在床墊和沙發裡的潮氣趕出去。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母親的娘家在山上,人煙罕至。正逢秋季,滿山都是野薑花。五歲那年,母親帶她一路上山去,沿路指認植物,「妳看,那是月桃,那是鴨拓草...」

母親懂得很多。她津津有味的聽著,把知識像糖果一樣囫圇嚥下。

雖然走了很長的路,但是山風很涼,野薑花的香味甜甜的,像是舌尖也能嘗到似的。沿路成串月桃,如果實般沉甸甸的花中,鮮豔的紅與金黃呈扇狀,在雪白裡綻開。

枝椏褪色的青翠裡,細碎的芒花開遍。

她開始有些不耐。母親安撫著她,說很快就會到了。

然後她們到了一個純白的庭園。外婆在那裡整理花朵,看到她們驚喜的站了起來。母親是帶她來看還在工作的外婆的。

猶記得鄧麗君圓潤的嗓音,唱著你問我愛你有多深。很寬廣的地方,到處都是雪白的大理石打造,那麼美,卻沒什麼遊人。

如置身夢裡。
***
十二歲那年,和一起回到外婆家的母親說了聲『我出去散步』,想要重溫童年回憶的她,在黃昏時獨自前往兒時去過的那個地方。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崩決  

「請在這裡進行B試劑的測試。」

無論白晝抑或夢裡,永遠沐浴在眩目的光中。
此處是玻璃器皿構成的永晝城市。

有時會有巨大的眼球窺看著樓房裡的她們。
冷淡而機械性。


針頭會帶來疼痛,隨機的冷,或熱。


他的眼球是很溫柔的。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尋訪古城的旅人迷失了方向。

駱駝轡上的鈴鐺日夜在空曠荒蕪的沙漠,幽幽迴響。

剛脫離一個相對多雨的地區,這樣的天氣分外乾燥難耐——
那裡一年下兩次的雨,旅人到來時正逢多棘的小葉植株生長漿果。
金黃,粉紅和紫藍的粉嫩花朵在砂丘上綻放。

此地數十年才迎來一次雨季,入眼皆是鮮烈的藍與金,
白日炎熱的讓他纏著的頭巾汗濕,只能在駱駝背上勉力支撐。

他在一次眺望時尋獲城樓,牽著駱駝進入了荒野裡矗立的失落城鎮。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eath Sight1  

我無法回家去。

那也是當然的吧,因為整座城市都有死亡在流竄。
追緝我,準備獵殺我的人,以及我的模仿者們。

城市裡到處都存在著死亡。那時她也這麼說過。

怎麼可能。我笑了,但她卻輕輕皺起眉,按住我的肩頭,說:「是真的。」

「車禍,火災,疾病,饑餓,寒冷…到處都是死亡…
有時人們會彼此...」

那時她還說了什麼?

哦,是了,是殺戮。人們會彼此殺戮。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