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光怪異事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死亡之於我是個很陌生的概念。至今雙方祖父母都健在,我家還是四代同堂大家族。

但在我的記憶中,家裡辦過一場葬禮。大人們都說是我記錯了,堂哥也對我們說沒這回事。

只有比我小幾歲的兩個堂妹口徑一致表示她們也記得,只是依舊說不出是誰的葬禮。

遠親的葬禮是不會在我們家舉行的。我暗地裡推測最可能的是曾祖母。

她真的老得可以,起床後睡覺前,每天回家都看得到她在躺椅上一動也不動,聽著沙沙作響的廣播。

最大的堂妹說她記得看過客廳放著一個很大的箱子,搞不好就是棺材。

我爸只和她說那不是棺材。

現在想想很多細節都很奇怪,因為他沒有否定箱子的存在。
***
大概在六歲的時候,我記得,或者說我夢到吧。夢境是這樣的:夜半起床的我遇到了阿祖。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有民俗和少數獵奇描寫,慎入。日常風短篇小說。主要角色都是老人家。其實覺得不可怕(笑
****
王家夫婦住在這棟公寓已經四十幾年了,和附近的鄰居都是老相識。

王先生看起來人屆中年,王太太已經有老衰的樣子,大家都很識相地不去問原因。

地方舊雖舊,勝在安穩。人和環境,彷彿還是當年的樣子。

近年,有幾戶的房子開始不是自用而選擇租給年輕人時,老住戶們也聚在一起抱怨過。

終究是學生居多,在外地獨自生活已經艱難,不久居民們就想開了,放棄上門去罵人。仔細想想,其實那些嬉鬧的噪音,隔著自家的門,也沒那麼吵。

但是有些房客,不只帶來困擾還會造成鄰里的危險。


那天,王先生一清醒,就聞到一股濃重的腐敗氣味。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靈異故事的皮裡塞了一部校園劇的劇本撐的面目模糊,飄點創新低。事件和人物關係雙軌進行,互為表裡。

當成青春系小說來看也無妨的日常懸疑文。給自己的國中時期一個交代,向混亂的青春致敬。
【紅髮】的主角國一時的事情。本次的敘述者不是他。

上篇:青春系怪談【死角】(上) 
*****
「你!居然一個人去了!」事後朋友氣得拼命捏我,雖然到後來感覺只是在玩我的臉。

「是你叫我去的…」嘀咕到一半才想起那只發生在我腦中,立刻閉嘴,還是被她給聽到了。

「我哪有?」她氣得七竅生煙,又擰了我的左臉一把。

邊搶救自己的臉,我試探地問:「呃…妳很喜歡叔叔?」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靈異故事的皮裡塞了一部校園劇的劇本撐的面目模糊,飄點創新低。事件和人物關係雙軌進行,互為表裡。

當成青春系小說來看也無妨的日常懸疑文。給自己的國中時期一個交代,向混亂的青春致敬。
【紅髮】的主角國一時的事情。本次的敘述者不是他。

***
「真羨慕叔叔跟你們同班。」

開學的第一天,聽著從隔壁班過來找我的朋友在耳邊的嘮叨,我已經預見了未來的國中三年,應該也會充滿熱鬧。

之所以會有這個綽號,事情是這樣的:不知為何,小學時代,這位男同學堅持要某個朋友叫自己叔叔。

我們這一屆的私底下聊起他也會叫叔叔,不知不覺就成了表面上的通稱。

大概是因為,被強迫叫叔叔的當事人雖然不情願,喜歡叔叔的其他朋友卻眼饞那份特別吧。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半架空台灣風格靈異短篇。民俗方面完全是臨時抱佛腳。
混進了我自己的經驗,我不是指靈異方面的,因為我是麻瓜。

基本上很囉唆的吐槽文風,模仿批踢踢飄版經驗文,稍微修飾得更像短篇小說。
前篇:日常怪談【紅髮】短篇(上)  
***

當晚,因為不想自己睡,叛逆期的我妹終於被逼到跑去和爸媽一起擠。

和哥哥睡同一間則是備案中的備案。莫非我才是她耍叛逆的對象……?

心裡有點受傷,但很快我就明白,這點面子損失能換來的是更珍貴的事物。

果不其然,家裡失眠的受害者不再只有我妹了。吃早餐時有三個人一直在打哈欠。聽說昨晚腳步聲在走廊上響個不停。我爸出去巡,沒看到入侵者,去我房間看,我睡得和豬一樣,也不可能是我。

實驗失敗,爸媽的臥室謝絕了她。雖然努力拜託的話,我爸可能會妥協,但我妹是個愛面子的國中女生,從此這件事就沒下文了。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半架空台灣風格靈異短篇。民俗方面完全是臨時抱佛腳。
混進了我自己的經驗,我不是指靈異方面的,因為我是麻瓜。

基本上很囉唆的吐槽文風,模仿批踢踢飄版經驗文,稍微修飾得更像短篇小說。
***
我們家的女性,我妹、媽媽和外婆,髮色偏淺,翻開內側的頭髮,能看見深紅的髮絲。據說,代代如此。

我妹一直覺得這頭紅髮十分的浪漫,並且感到自豪。

沒有紅髮的我,遺傳到媽媽柔順但髮量少的髮質,和媽媽同樣紅髮的我妹,卻遺傳到爸爸茂密的自然捲。總之她這輩子是不用擔心禿頭的問題了。真是個不講理的世界。

不過,國中剛入學時,她那頭在太陽下會完全轉紅的髮色差點讓校方限期要她「染回」黑色......其實我有點幸災樂禍,畢竟她老是顯擺她的頭髮。


關於紅髮的來歷,有回媽媽受囑託正忙於準備祭祖的供品,閒得發慌的爸爸就在邊上開始胡侃:「說不定你們祖上有海賊或番商之類的,和當地的女人春風一度留下私生子,頭髮才會是紅的。」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