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真事為骨幹加以潤色。沒有一星半點的獵奇成分。

本身只是一則非常短的鄉土奇談,被我拿來寫後已經面目全非。
因為我媽對當事人的乩童工作所知不多,只好自己找資料填充血肉。

各方面都擔心寫成這樣會不會被罵(X
****
舅舅莊坤地在四十出頭時忽然成為了中壇元帥的乩身。

當年,全家上下無人知道他是在哪間廟被看上,為何會成為乩童。

李燕慈聽說,有時他會在夜半離家,早上家人起來才發現他床上沒有人。白天時,偶爾他會忽然說句「我去去就回」,準備了簡便行李立刻出門。

舅媽起初還會攔,至今已經見怪不怪。反正丈夫為神明辦完事,自己就會回來,總比在外面賭博要強。

到後來家人只要觀察他的舉止,就知道他近日或者當天就會出門。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篇:【電報島,發條鳥】05(上) 
****
船頭燈罩似乎有什麼機關,反射出的燈火照亮了空曠的大廳。

船隻輕快地滑過水道,在地宮壯麗的人造景觀中穿行。

只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
少年的尖叫和大笑吵得埃里希耳朵發疼。

「這裡有好多詭異的人偶啊!你看,噗哈哈哈!」,「管風琴!地下為什麼會有管風琴?」

在怒火形成的低氣壓中盡全力把身體縮小,埃里希早已為自己濫發好心後悔。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篇:【電報島,發條鳥】04 

建議參照:【電報島,發條鳥】番外一 
****
船頭照明的盡頭,最前方的水道被黑暗吞沒,通往未知。

埃里希呆滯地望著虛空,背後傳來刺耳的笑聲和尖叫,噴濺的水花打濕了罩衣的袖子,水分逐漸滲進底下的衣服。

握槳的船夫——預定要成為自己雇主的幽靈先生不發一語,技術高超地讓船頭一偏,順著急流閃過前方漂來的障礙物。

從他身上感覺到的怒火隨著時間經過節節高升,化為實體般刺痛皮膚。


不久前剛逃離自己國家,歷經折騰才安頓下來的埃里希.凱斯特納,正在受苦受難。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時候和阿公阿嬤在小鎮上生活。

阿嬤泡茶的朋友主要聚集在附近的西藥房。
藥房家阿公阿婆經常開車帶我出去玩,並且長年在冰箱裡準備養樂多。

阿嬤在裡面泡茶時,我就在外面喝養樂多看卡通。可以說童年時期最熟的地方除了阿嬤家就是西藥房了。


以下是自用的人物設定整理。
*****
吳泉生

(溫和的個性參考我阿公。可能因為不負責管家計所以我阿公生前脾氣很好)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篇:光怪異事【家寶】(上) 

阿九建立霸業......不對,成家立業篇。埋歷史線是我的興趣,不過都是基於零碎資料上的胡謅(X

****

戰前,定麟的父親曾是託售藥廠成藥的配送商。

透過舊日管道進貨,在住宅一樓開設藥局後,父親不再東奔西跑,比外出工作的母親有更多時間和他相處。

耳濡目染,定麟也對藥房的營業產生了興趣,打算在高工畢業後踏上繼承家業的道路。


都說,成家立業乃人生大事。

比自己年長四歲的堂叔,毫無疑問地是成功人士的典型。只用外人的眼光來看,天予的人生堪稱一帆風順。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次是乳名阿九的鄉村小男孩,如何跨過種種難關,成為城裡藥房老闆的勵志傳記(不對,不是這樣

****

年幼的孩子多少聽得懂大人在說什麼。

還很小的時候,阿九聽了奇怪的流言,一度懷疑自己不是父母的親生小孩,抱著母親的膝蓋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如果母親沒有記錯,這件事是發生在他兩歲的時候。

阿九的自我萌芽得不算特別早,三歲前的往事都佚失了。

惟獨這件事情孤零零地矗立在記憶的洪荒中,至今印象深刻。


全村裡只有他喊父親為叔,喚母親為姨。

父親又為了做生意四處奔波,每半個月才回家一次,阿九會不安也是沒辦法的事。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寫了阿祖,要再深入探討,就該回溯到她還是阿嬤的時候,寫了阿嬤,最終必然要寫她是個怎樣的母親,怎樣的女巫。

想寫村巫時代的阿祖。
----
那是個頂著秋陽幫家裡幹活兒的午後。

「聽說,阿九不是秀欒姨和她翁婿的小孩欸。」

隨著不經意說出的一句話,大家都停下了手。

「你聽誰說的?」阿酉問道。

「我上次聽我三伯母說,秀欒姨的翁婿死得早,又過了很久才生阿九。

你們……懂吧?」比阿酉年長的阿草意味深長地使了個眼色。

「啊?那就是說,他是偷生……」阿酉二叔家的小妹倒吸一口氣。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獨立成篇,但是在同個世界觀下。
--------------------


這是我在廣播裡聽過的一則故事。

『鄉間傳說,被魔神仔牽走的人,偶爾會被聚集到樹林裡。

庄頭的人發現這個現象,決定埋伏在野外。

等他們出現後,便敲打鍋碗瓢盆把魔神仔嚇走,並一擁而上把要跟著跑掉的人按住。

之後讓這些人休息一陣子,等他們恢復神智,再和尋人啟事比對,有很大的機會找到那一帶失蹤的老人小孩。』


小時候,我家這一帶地下電臺非常密集,大多是在賣藥和講古的,偶爾會挖到寶。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初注意到阿市阿婆,是頂著三月寒風去晨練的時候。

偶然間看到阿婆推著輪椅經過公園的背影,後面跟著一位戴頭巾,拿著雨傘的女性。

忙於趕路的我只瞥了一眼,過了街有餘力再回望時,阿婆已經消失在拐角。

輪椅上坐的可能是她的老伴吧。
當時我漫不經心地想道。


有天我出門晚了,和她打了照面。

我愣了幾秒,反射性地向她高聲道早,阿婆和身後的女性一起停下腳步,也笑瞇瞇地和我打招呼。

這時她推的輪椅才進入我的視野。
輪椅是空的。上頭的人去哪裡了呢?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有看前幾篇的人應該會有印象的兩位主角。其中一方主講時,另一方說的話不會收錄進來,偶爾也會有面向聽眾的發言,有點像對空氣說話。
****
各位晚安,我是「玉米」,第一次投稿有點緊張呢。

今天的主題嘛......是『鬼打牆』。我和我朋友阿緯將各自為大家帶來一則故事。

阿緯是我的青梅竹馬,也是差了一輩的宗親。小時候不懂事,知道輩分這回事後,到哪都強迫他叫我叔叔。

阿緯雖然不屑叫,但是我小時候很霸道,阿緯被煩到不行最後還是屈服了。

現世報來得很快。即使小學畢業後沒再和他同校,叔叔這個綽號從此便黏著我不放,直到我考上高中……唉。

阿緯這個人喔,雖然從小就很瞧不起人,說我不撞南牆不回頭,但是自己也老是要跟來和我一起撞牆,我覺得他是傲嬌。

雖然阿緯說他沒有,但我才不信。

我們從幼稚園就開始一起玩了,以為我不知道他的個性嗎?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