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電報島,發條鳥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上篇:【電報島,發條鳥】03 
****

「徒步還這麼準時......老天爺,快上車吧。」奧庫安是個圓臉濃眉,年過三十的黑髮男性,大概是幽靈先生見過最好脾氣的法國人。這讓他稍微扭轉了壞印象。

「寧早一小時,不晚一分鐘。」霍夫曼醫生惱火中帶著自豪地答道。

結果,因為巴黎的嚴重塞車,奧庫安讓他們多等了一個半小時。所幸那天雨停了,白天要暖些,漢斯的病情不至於惡化。到了十一區,還在發著低燒的漢斯立刻被奧庫安先生送到附近的小醫院做檢查。

「請問…我們在巴黎看病會不會很貴?雖然已經準備好了漢斯在布列塔尼接受治療的醫藥費…」妮科緊抱著從沒離開過身邊,上了好幾層鎖的皮箱,用不流利的法語有些怯怯地問。

「巴黎還保留著對難民的醫療福利制度,折扣後的金額對我們來說不算什麼,你們就放心吧。」奧庫安試著讓她放心:「之後去布列塔尼記得申請津貼,也可以減輕一點負擔。」

待他們簡單地梳洗,換上職員準備的二手衣物,天色已暗。

職員們給成年的人倒了酒,奧斯卡晃了晃高腳杯,向艾米爾得意一笑。醫生似乎為氣泡酒心花怒放,抑制不住嘴角的上揚。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篇: 【電報島,發條鳥】02 
****
K在向所有人隱瞞著什麼。白日,沒有雜務的時間,他就會頻繁推開通往下水道的暗門。要自由穿行這個地下世界,沒有自己的引導是不可能的。K也並未在地下多逗留。

他的腳步聲總是在歌劇院不遠處消失,爬上進出人孔的梯子後,重新在地面響起。

這些條頓佬不是被正在伏兵追著嗎?

看其他人的樣子不像撒謊。那麼可疑的大概是K了。否則,無法解釋他為何不惜冒著危險,頻繁地在地面上出沒。


無論K是否背叛了他的同伴都和自己沒有關係,幽靈先生懷疑的是,這個人是否隱瞞了什麼對自己來說極為關鍵的秘密?
對幽靈先生來說,最要緊的,就是確認K的動機。

因此第七天,當K表示,希望對巴黎地下水道系統進行一次路線的探索,請他帶路時,幽靈先生並未拒絕。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上篇:【電報島,發條鳥】01  
****
幽靈先生又戴上了他的面具,一種無形的面具。隨著領頭的K和他熟稔起來,周遭的人也逐漸開始放鬆。

得知那間寬敞的小廳只是地下世界的一小部分時,他們震驚的表情讓幽靈先生頗為受用。 

分配給他們的房間沒有恐怖的人偶裝置也沒有殘酷的機關,只是隔音非常好,誤闖後就絕對無法從裡面打開,空無一物的房間。它們的用途在於讓人在虛無窒息和飢餓中逐漸發狂。在他的指揮下,房間被打穿了一個洞,使其失去原有的作用。 

K隨後又向他請求使用那個通往巴黎排水系統的暗門,曾經做過一樣事情的幽靈先生立刻領會他的意圖,親切地告訴他暗門的用法。說不定哪天他睜開眼時,這些人就已經從排水道離開了呢?

 

當K向他致謝,幽靈先生不懷好意地咧嘴:「你們要感謝的是自己的謹慎。如果你們一來就四處亂翻,跑進隱藏通道,可能已經被我捏死。切記,這個地方是充滿機關的魔鬼巢穴,沒經我允許,別輕舉妄動,否則小心丟命。」

「那……那我們真是太幸運了。感謝你的寬容?」K困惑地微笑。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關聯前作:未竟[平行科幻] 

這是個漂浮的年代。

即使如此,你我還是能在無數的座標裡,找到彼此停泊的屋頂。
***
親愛的幽靈先生:距離上次來信已經兩個月有餘。最近有空了,就想給你發信。

聽聞你又賣出新作品,並且用自己的方式和人群維持著適當的聯繫,我很高興。

雖然有時你來信中提到對壞主顧進行了小小報復,讓我捏了把冷汗。不得不說,我感到相當痛快,畢竟任誰都想給討厭鬼好看。不過,盡可能在不會造成太大傷害的範圍內,好嗎?

如今和你分隔兩地,我竟有點懷念起你那古怪的脾氣。

猶記初見時你錯愕的神情,以及第一次看到我沖即溶咖啡時毫不掩飾的牴觸,現在想起來我仍會忍俊不禁。那大概是你少有的失態了。儘管你看來已經適應了新生活,有什麼困難,還是可以和我商量的。

這個地方夏季短暫,一到秋冬不是雨便是霧,屋頂上總是濕冷的,配給工人的外套很厚重,每次弄濕了要烤乾相當費事(上個冬天我為此苦不堪言)。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回過神的時候,他已經拎著他的小提琴,站在通往地面的出口。有微風從通道的彼端吹拂而來,像在呼喚著他。

鋼鐵的閘門得撥開樹叢才能看到。地衣填滿牆壁的縫隙,綠得不可思議。於是少年打開了門。

外頭沒有月亮。沒有書上說的,浸滲每個角落的月光。然而,他的手指堅定的握住琴弓,在森林的空地中央,開始拉起他心愛的小提琴。

樹木向天空伸展著,像是要攫住繁星。少年的琴聲悠揚,透明得像是風。嫻熟的上下滑指,顫音如同鳥雀交鳴,輕快而歡悅。

今晚沒有月光,影幢幢的黑森林卻搖曳著,在風中展開成美麗的光帶。是因為元素衰變的關係嗎?少年想道。

很美,像是極光。

隨著樂曲驀地攀上E弦,森林的各處,冰晶一般細小,有著白色花蕊的不知名草花一簇簇盛開,隱隱生輝。


森林裡有人在翩翩起舞,看不清面容,不知為何少年卻明白那是自己的雙親。爸爸摟住媽媽的腰,媽媽搭著爸爸的肩膀,在他的演奏裡搖擺著肢體。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