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9/11

回到租屋處過夜的第一晚。
報修的燈換了更明亮的燈泡,正好打光在衣櫃前。
頗類似新裝潢的氛圍,讓咱暗自雀躍起來。

把傢俱杯盞擦洗一番,兩個月來頭一次,
需要清靜時不用把入侵者踹回他自己的地盤。

有點寂寞啊——以為我會這麼說嗎?
這才是人過的生活啊!(大笑

雖然門裡門外的領域性質不同,確是需要留意的,
穿睡衣就毫不在意地踏出房門是萬萬不可,
也再沒有廚房讓我當只偷糧的小老鼠。

不知是太興奮呢,還是在家裡住慣了,一回租屋處就開始犯糊塗。

目光茫然地掃過空空的床,一直想不起若要睡覺床上到底少了什麼。
…不就是被子嗎?還塞在衣櫃裡啊小姐!

失眠,遂坐在床沿看電視。

啊,好懷念,這就是日常啊。

與其說是在習慣睡租屋處的床,
不如說是複習失眠。

***
同日很喜歡的文友回歸,近來她似乎都忙於工作,
讀了詩後送上了有點逾期的生日祝福。

嘛,其實心意到了永遠不嫌遲的。

她說:羨慕我對於自我的關注反思,願我永不受匠氣所困。

我是心虛的。自家事自家知。

雖然當事人並非指責,但不拘泥於情愛關照內在,
其實是種涼薄。我最愛的依舊是自己。

說來慚愧,在我的詩裡就連友情親情都是淡薄的。
幸而並不是完全的孤煞性格,尚存牽掛。

願身邊親朋未來都安好,不在我左右但在我心上。

而匠氣,文學底子尚淺的我怕是還不夠格用這個詞的。
明知自己的文風太偏唯美,感到厭倦卻依舊過度琢磨細節,遲早要走火入魔。

…或許太鑽牛角尖是不好,然一但認為自己完美就會停滯。
不再前進,等同死亡。

無論課業還是創作,每次都必須做到當時自己能盡的一切努力,
以為有點本錢可以蒙混過關,那就大錯特錯了。
***
#最近很喜歡這個翻唱歌手。

開了攝影,沒有華麗衣著沒有MV特效,
看得到不同日子她些微的變化,無比真實貼近,似鄰似友的可愛。

聲音溫潤繾綣,無論原曲激昂或輕快,都唱成了緩慢的慵懶調子,
如絨毯熨貼過皮膚,使人心情平穩要入睡一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烽硯 的頭像
烽硯

夢巡迴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