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祖母形象參考曹七巧。

 

所謂詛咒實來自心中的罪孽意識,正因不放過自己,女子才會讓枷鎖束縛著繼而陷入瘋狂。

而這樣的成長背景,又造就一個不幸的女孩,乃至婚姻失敗,下一代仍在不健全的家庭長大。

但值得慶倖的是,文末的女子,或許有機會擺脫這份重荷。

 

文中的母親是過渡,性子頗類白流蘇。


對女兒而言,母親再可恨也是親人。

正因對方和自己的相關,所以才覺得母親格外可惡,但也因此無法從這個環中掙脫。

一朝從親人的束縛中被解放,她不僅害怕一切只是夢境,更為自己暗自期望親人消失感到罪惡感。

這回,是她給自己套上新的腳鐐,阻礙了自己的幸福。


起初女作家的意象卻不是張愛玲本人,而是源自臺北人中的尹雪豔,

一個悲憫卻通透的旁觀者。


雖然一代代情緣淡薄,但若看開一切,

或許一個人也能真正獲得幸福。

且許文末的女子一個美好的未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烽硯 的頭像
烽硯

夢巡迴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