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看前幾篇的人應該會有印象的兩位主角。其中一方主講時,另一方說的話不會收錄進來,偶爾也會有面向聽眾的發言,有點像對空氣說話。
****
各位晚安,我是「玉米」,第一次投稿有點緊張呢。

今天的主題嘛......是『鬼打牆』。我和我朋友阿緯將各自為大家帶來一則故事。

阿緯是我的青梅竹馬,也是差了一輩的宗親。小時候不懂事,知道輩分這回事後,到哪都強迫他叫我叔叔。

阿緯雖然不屑叫,但是我小時候很霸道,阿緯被煩到不行最後還是屈服了。

現世報來得很快。即使小學畢業後沒再和他同校,叔叔這個綽號從此便黏著我不放,直到我考上高中……唉。

阿緯這個人喔,雖然從小就很瞧不起人,說我不撞南牆不回頭,但是自己也老是要跟來和我一起撞牆,我覺得他是傲嬌。

雖然阿緯說他沒有,但我才不信。

我們從幼稚園就開始一起玩了,以為我不知道他的個性嗎?


我跟你們講吼,有次戶外郊遊自由活動時,我擅自跑得很遠,迷路的時候,阿緯本來覺得另一條才是對的,我不理他,結果一直沒看到認識的路標。

走累了停下來才發現他跟在後面,靠阿緯認得路才能回到集合地點。

又有另一次過年玩炮,我們都在比賽誰丟比較遠,只有我最厲害,還調整了一下丟的姿勢想破新紀錄。

結果才剛點起一根新的水鴛鴦,阿緯就搶過來自己把炮丟掉,沒能飛多遠,不等落地立刻就炸了。

我一時嚇傻了,沒想到要和阿緯抗議,剛好也到吃飯時間,玩伴們各自散夥。

等我回家,越想越不是滋味,就和爸媽告狀,誰知反而被訓了一頓。

我爸說,以前有人點燃水鴛鴦時點到接近火藥那端,立刻爆炸,那個人手被炸傷送進醫院。

回想起來,我點完後最後那根時,的確爆炸得異常迅速。

我也是次數多了才開始比較聽得進阿緯的建議......

哈哈哈哈,阿緯你遮臉有什麼用,有本事別遮啊! 還說自己不是傲嬌。


咳,離題了。不接受知道細節的人認親,謝謝。


小學時,我們常騎車出去冒險,因為我不想載人,阿緯後面就總是坐著我妹。

雖然只有幾個小孩獨自外出,不過到哪裡都有認識我們的大人,家裡長輩好像從來沒有擔心過?

如果真的有什麼危險,廟裡的休息室和廣場上有很多鄰居在泡茶下棋,去那裡應該就安全了,玩累了還有桌椅可以休息。

是啦,現代小朋友的常識應該是「去超商」。畢竟超商比以前增加了很多,也有餐飲區嘛。

 

遭遇鬼打牆是個某個夏天的平日午後,小學低年級已經放學,大家都各自在外玩耍。

我妹還沒從幼稚園回家,所以就我和阿緯兩個騎腳踏車兜風。

最先注意到我們被跟蹤的是阿緯。起初他只是覺得機車的引擎聲很吵,後來發現同一台車已經跟了我們很久。

有可能是我們的誤會,但當時引擎聲怎麼甩都甩不掉,讓我們很害怕。

突然間,一直很吵的引擎聲突然停了,周遭大人的腳步聲來來去去,我和阿緯不知道哪個才是跟蹤我們的人,嚇得心臟狂跳。

狗急跳牆,我們就鑽進了一條通往大馬路的防火巷。那是我和玩伴平時愛用的捷徑,再熟不過了。


然而在我的感覺裡,那條巷子真是異樣的長,即使全速前進,怎麼騎都看不到盡頭。好不容易出了防火巷,卻不是大馬路,而是另一條巷弄。

阿緯還亂說是我記錯入口了,呵,結果根本不是。

我們連忙掉頭,出了巷子,看到的也不是當初進來的入口。老實說房子和我們家附近長得根本不同。

我們莫名其妙地在直線來回時迷路了。

壯著膽子在附近找人問了路,路人都說沒聽過我們家所在的街道名稱。

已經感覺不到有人跟蹤,卻也進退不得。身處陌生環境,天邊逐漸泛紅,黃昏後就代表要天黑了,對小孩子來說非常可怕。

……不要唬爛好嗎阿緯,你自己明明也怕得要死!

後來,阿緯查過地圖,發現當年我們好像跑到別區了。也不知道怎麼騎到那裡的,小時候生活圈還非常狹窄,對我們而言跨個區就像到了別的世界一樣。

實在束手無策,我們索性倒頭回到防火巷,再試一次。

是啦,小學一年級的腦袋就是這麼回事嘛。

阿緯一邊抱怨『如果又迷路到奇怪的地方怎麼辦』,還是跟著我騎進了巷子。

重新進到巷子後,騎到半途,我看到一個以前沒看過的分支,比較細,堆了一些雜物,勉強可以通過。

防火巷盡頭的亮光在暗巷裡非常刺眼。我們在巷口凝視了很久,都看不出會通到哪裡。

我正在猶豫的時候,那時候好像是阿緯帶頭走進去的?

明明一開始還在抱怨,這傢伙真的很不可思議。阿緯說,他有一種『走這裡就對了』的感覺。這算是什麼,第六感還是直覺嗎?

幸運的是,我們推著腳踏車走到盡頭,就看到了派出所。離開巷子時,好像連空氣都在發亮,心頭輕鬆不少。

派出所的標誌正對著小巷出口。我也想過阿緯該不會是看到那個才?

……也對喔,阿緯你視力那麼差。

後來,好心的警員用機車前導,帶我們騎回家。

因為實在太謎了,就讓我們當成是靠阿緯的直覺解決了鬼打牆吧。


至於『整個事件裡最可怕的部分?』

在遇到鬼打牆的一週前,有天我們經過某公寓門口,偶遇一個正準備出門,帶著行李袋的男子。

我似乎看到了什麼就對他說,說了啥來著?

謝謝阿緯的補充。

我說:『叔叔你是不是和阿姨打架了?阿姨看起來好痛。』

當時那個男的聽完,看起來像是想把我滅口。

至於我到底看到什麼,你們覺得呢?
我自己都沒印象了。

看到大人難看的臉色,兩個小學生當然嚇得落荒而逃。

你們猜到了嗎,沒錯,他就是那個跟蹤我們的人。

那時我們還不知道他殺過人,有天電視報導說已經抓到殺人犯,看到照片了才曉得,有夠恐怖!

比起鬼打牆,絕對是和殺過人的怪叔叔玩鬼抓人要來得更可怕啊(笑)
***
大家好,我是阿緯,綽號「立委」……嗯,沒差,叫哪個都可以。

聽說這個頻道屬於一個廣播電台,觀眾要分享故事也是叩應進去,後來數位化了,變成寄到電子信箱投稿,讓人剪輯進節目。

我小時候也收聽過幾次,如果有機會能參加這個環節,感覺滿讓人興奮的呢。

如果吃螺絲了的話請多包涵。


嗯,雖然玉米剛才講了很久的「鬼打牆」,不過民俗上的鬼打牆通常是指當事人以為前進了,卻一直在原地兜著圈子打轉的現象。

像那樣明明直線走卻通到沒看過的地方,和鬼打牆不太一樣,感覺像偷走了一段道路。造成鬼打牆這種現象的存在又被人們叫盜路鬼,我就簡單命名為盜路。

玉米你說啥?『突然發明新名詞很不合群?』

喔抱歉。

不管是哪一種,我推測都是透過知覺的干涉,使人無法正確認知到周遭環境,誘導人的行進方向。

靈異故事裡,盜路鬼不總是壞的,有時是透過這樣的手段去使人迴避即將發生的災難。玉米和我一起遇過的應該就類似這種。

另一次盜路,是我自己遇到的,還沒和玉米說過,就在這邊披露吧。


幾年前,剛在外縣市就職時,那陣子我身體狀況一直不太好,小感冒頻繁。

開車時路上常遇到擦撞,同事又出包連累我,雖然只是雞毛蒜皮,但發生得太頻繁了,心情還是受到了影響。


尤其當時剛入職場,我覺得身邊的所有人事物都在拖累我。回頭看學生時代,做什麼都滿順心的,努力通常會有成果,這種落差很大。

說實話我潛意識裡一直有種不顧一切甩開包袱的衝動。

但是現實很殘酷啊,做自己是什麼?

學校老師要你做自己,說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和自己的個性,但他們沒說,有個性不是要你把個性發揮出來,你進了職場不配合別人就會完蛋。

真的只是我的同事連累我才會造成失敗嗎?

現在我不能斷言,但那時我深信不疑。


後來回了老家,收假時已經恢復了平時的狀態。

我爸說,這是人生正常的起伏,他不建議刻意去改命或做什麼,飲食均衡,在熟悉安心的地方適度休息,多去陽光下走動,這個狀況就會改善了。

哎,不是我自誇,我爸這話說的真妙啊。健全的心靈寓於健康的身體,請大家做個筆記,這裡下次會考。


言歸正傳。大概是當下時運太低了,就在趁連假回老家途中,我遇到了人生第二次的盜路。

這回和前一次不一樣,非常惡劣,等會你們就會知道是什麼意思。

當時我雖然是開夜車,傍晚是小睡過的,絕對不是睡眠不足產生了幻覺。

因為出發有刻意避開尖峰,我的車速不算慢。然而經過收費站後,遲遲沒有見到我看慣的路牌。

不知何時車內廣播開始出現雜音,不能用了。所幸導航還沒有壞,混在車流裡前進也讓人有種安全感。

導航顯示我開在正確道路上,高速公路兩側平常景色沒有太大的變化,晚上那個路段除了反射了車燈的柵欄以外根本什麼都看不到。

眼前的路線和我印象中對不起來,我只能夠相信導航。其實我應該抽空用手機檢查路況的,但就是沒想起其他自救的管道。

這樣的情形持續了一陣子,前方跟我同路的車忽然紛紛消失,應該是繞到導航上顯示的右側道路,所以不會出現在只能看到直線道的我視野裡。

那時我覺得掌握到了某種規則,完全沒在怕。

俗話說,見怪不怪,其怪自敗嘛。

而且已經接近我家所在位置,覺得成功撐過去了,並沒有太慌,心裡甚至還有點為自己的冷靜感到得意。


不久後,後照鏡裡的後方來車也在打了向右的方向燈後消失了。

整條路除了被我拋在天邊的車陣之外,四面八方都被淨空。

能夠擺脫有點塞的路況,心境頗為暢快。

大概是由於當時的不順,即使這點小事,都能帶給我一種事情在掌握之中的全能感。

就在這樣的精神狀態下,讓我很想踩下油門。

而我也真的踩了,用接近上限的速度疾馳在空盪盪的高速公路。

對,只有爽一個字能形容,而且是超爽。

就在快下交流道的時候,前方出現了見慣的路標,就是並列著地名,顯示往某地還有幾公里的那種普通路標。對照導航,應該是真實的景色。

我心想奇怪現象應該結束了,就毫不遲疑地開過去,絲毫沒想到要減速。

只是當我快接近路牌時,我的腳突然踩了煞車,而且是猛踩煞車。連我都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回神再細看,見慣的路標幾公尺外,有個陌生的告示牌鑲著燈光條,寫著:前方施工減速慢行。

我才發現,只差幾公尺車子就會以高速朝著工程車和施工人員全速撞過去。

#※◎真的是老天保佑!

那瞬間把我嚇得差點少十年壽命。渾身都噴出冷汗,虛脫到握不住方向盤。

現場的警察示意我搖下車窗,對我說:『我們剛剛怎麼警告你都沒反應,是不是喝茫了啊,來來,你來做個酒測。』

我沒喝酒,酒測當然沒有結果,但他們看我精神狀況不好,等我恢復冷靜,才放我走。

掉頭的途中,廣播的訊號已經恢復正常,警廣的通知裡正在重新鋪設或出了交通事故的路段,其中就有我走的那條。

廣播除了排遣無聊,還有一個作用是提醒駕駛各地發生的路況。我猜就是因為這樣,才會讓我無法收聽。

折返的路上又遇到大塞車,最後我花了快兩倍的時間才回到老家。

不過,比起不明不白命喪公路還捲進其他人,已經太幸運了。


****
寫在文後:

第二人稱。有點類似聽廣播的感覺吧。

現代果然是youtube這種媒介更廣泛啊。

因為空耳產生的綽號(律緯→立委,裕明→玉米→還可以叫玉蜀黍)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烽硯 的頭像
烽硯

夢巡迴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