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靠夢想過㓉,那麼就向現實妥協好等待凱旋的那日——可如果贏不了呢?
半吊子的書寫被迫停靠理論派的感性主義,盜取別人的感受,在燒瓶裡培養虛擬的苦難和浮誇的感傷來染色。

明明讀了那麼多書認識了那麼多人過了那麼多年的人類生活,
卻沒有任何一點實際的養分滲透進來,這樣的人生是無法打動人的贗品——

一本活了二十多個年頭也撕掉相當數量紙頁的日記簿。

儘管這麼說,恐怕我還是完全沒有吸收教訓,由於一但感覺疼痛就會乾脆俐落地將自己切割,粉砕了埋進土裡不敢對上眼的懦弱。每次遇到同樣的錯誤,依然是空白的離去。拋下一切頭也不回的逃跑。

探尋自己未果。這點程度的無聊挫折大家都經歷過吧……都幾歲了,不丟臉嗎?思及此連悲傷都變得廉價得無法原諒。再次承認吧,我很平凡。連自我中心這點也很平凡。

當然,擁有戲劇性的人生並不能和創造出無與倫比的巨作劃上等號。我愛平淡的生活勝過一切。完全沒有任何特質使我的文字或創作無可替代,不過是再次暴露出我的根基不穩。『我』應該是什麼樣子的,我自己最迷惘。除了自己以外的世界是什麼樣子的,我不知道,更無從構築。

兒時曾經好勝易怒愛笑又立刻就哭。這樣多雲的情緒卻也支撐著我的感性。然而隨著成長,當鬥爭心帶來痛苦,我便用逃避抑制情感讓自己平和,換取空蕩蕩的歡喜。

精神麻木是生病了——又或者只是孩子氣的矯情?

很久沒有全力讓感性運轉了,一旦麻木的情緒解凍就會察覺自己身陷泥沼而徹底潰敗。『心』不知道哪裡去了。伺服器斷線已久,跑不動人類應該有的機能。

不想輸卻贏不了,像失眠等待著遲來的天明,然後終於連努力都做不到。
但是以為眼前只有死路一條是多麼愚昧又殘酷的誤會呀,怎麼會沒有路呢?

只需再次讓今日的結論永遠沉默,嶄新的道路便躺在腳下了。

「消失吧我自己。」如此膚淺的鬧劇,周而復始。
我努力捉住的那些片段,在過於龐大的空虛裡零落成雨。

直至蒸發前的原貌,再也分辨不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烽硯 的頭像
烽硯

夢巡迴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