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ay for paris?  
近幾日看到臉書上洋溢著成片紅白藍,

終於開始不住自問,是不是自己真的如此沒血沒淚。

不過,事實是,一旦死傷人數增加到難以想像的數字,
人就很難認識到,哪怕是一百+1或十萬+1,
都同樣代表著一個生命的消失。

真要說的話,我沒辦法對遙遠國度的每一件事都有很深的共鳴。
勉強自己感傷,只會像鱷魚的眼淚般虛偽。

如果情緒上沒法真心哀悼還換上臉書遮罩,
未免像是拿別人的苦難來享受跟風的樂趣,
那會更讓我對自己的事不關己感到絕望。

所以,就不換頭像了吧。

***
並非影射,只是思考自己對此事的心態。

換不換頭像遮罩其實都是個人自由,
但跟風到連緣由都不知道,這種風氣是有點可怕。

衷心為此祈禱的人,感性的同時,不妨討論一下,
事前法國政府是否有盡到他們應盡的保護責任,
以及認識恐怖分子並不等於伊斯蘭教徒這件事。

為法國恐怖攻擊事件祈禱,
也為世界上所有受戰亂所苦的人民,以及我們的國家祈禱。

***
後記:

順便婊一下發言不懂輕重的正義魔人。 

在臉書換頭像本身並沒有實質效果,也不一定能傳達給法國人民,
對搞不清楚狀況或無聊當有趣的當事人砲轟,好像更能體現自己的品格。

同樣都是自我滿足,前者助益微薄,
後者卻絕對會重創對方,唯一的好處是行使正義的快感。
如果不離為巴黎祈禱的本旨,怎麼看,都是弊大於利,有違相當性原則。 
(當然,如果一開始就只是想要自嗨,那如此行事倒是十分符合動機。)

網路霸凌,也是一種不明就裡的跟風。

(上文翻譯:

和他們站同樣立場的我臉被打!得!好!腫!
這樣一搞好像對這件事有所不滿就和他們一樣混帳一樣啊幹。⊙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烽硯 的頭像
烽硯

夢巡迴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