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房對才到人類腰部的拉狄恩斯而言,是座巨大的寶庫。
蘇特奶奶從不禁止牠習字,並准許牠隨意取用書房裡的物品書籍。

書本是知識的泉源,拉狄恩斯也很喜歡聽蘇特奶奶為牠朗誦的詩歌。

滾的一身灰,抽屜裡,總是可以找出有趣的舊玩意兒。

蘇特奶奶年輕時大衣上掉落的貝母鈕扣,封皮燙金的厚重聖經,
書簽裡的押花,是夢幻品種的藍薔薇。

能賞玩的實在太多太多,邊打掃邊尋寶消磨一個下午,
是每週一次的快樂時光。


從那晚的故事開始,儘管很在意蘇特奶奶話語中的漏洞,
對拉狄恩斯來說,尋找火柴盒才是充滿未知魅力的第一要務。

牠看過的。就在某個抽屜!

原本白日嗜睡,總要間歇小憩十幾次才能完成家務的拉狄恩斯興奮得睡不著,感覺故事的觸角延伸至現實,像是能夠從日常跳進故事裡。

記憶中那是一個小小的,褪色的紅紙盒,寫著異國的文字,還可以看見誰用墨水筆勾畫著獨角獸與玫瑰。拉狄恩斯從未想過打開它,然而和銀飾品沉睡在抽屜一角的印象卻深深刻在牠的腦海。正逆雙三角疊合的六芒星的形體,框在圓環裡的純銀飾品。

為人類們傳達妖精話語的女孩,肯定習得了牠所有的學識。或許進入黑箱前,妖精藏起了自己的項煉和神奇的火柴盒,並在戰爭結束後告知了她藏匿的位置。

錯不了的,蘇特奶奶就是那個女孩。她是黑箱妖精的學徒!
拉狄恩斯想著,歡喜得像要叫嚷出來。

然而,書房裡的事物實在太繁雜,若要尋物,和在沙漠裡找一顆砂子一樣困難。
以往對拉狄恩斯來說是樂園的場所,成為了迷途的黑森林。

啊,不是這個,也不是那個。多麼痛苦的工作啊!拉狄恩斯想要靠自己找出火柴盒,就只能把握打掃書房的日子。

徒勞的行動一直持續到夏末近秋的某天。那一日,來自城中心的無馬車隊,沿街拜訪,要來帶走布萊涅。蘇特奶奶交代過了,因此拉狄恩斯並沒有無禮的阻攔。除了體弱的斯涅以外,所有活過夏季的健康布萊涅們都被送上無馬車。

無馬車低沉的怒吼遠去,空蕩蕩的白屋裡沒有布萊涅們甜蜜的叫喚,多麼令牠寂寞啊。

雖是到書房裡打掃的日子,牠卻有些提不起勁。

老老實實地清掃書櫃背面,拉狄恩斯用貓掌撥出一枚掉落的鴿子別針,將牠拾起,用棉布擦拭乾淨,就近拉開書房角落的抽屜扔了進去。

卻聽見鈴鐺般的金屬互擊聲連綿不絕,向抽屜底部落去...

拉狄恩斯呆滯的抬頭看著抽屜,直到聲音終於靜止。

牠忽然奔出了書房。


斯涅如拉狄恩斯替牠取的名字,新雪般蜷成純白絨球,
在軟墊上睡覺,打著細微的呼嚕。

放緩步伐,牠搬過一張矮凳,
興匆匆的回到拉開的抽屜邊。


爬上去一看,裡頭是無數拆開的項墜【隕星】。
鏈子絞扭如蛇鱗,鴿子別針落進縫隙,已被吞進抽屜深處。

在幾條鏈子覆蓋之下,隱約可見盒子的形狀。
伸出爪子,小心的拉開銀鏈,散落的六芒星推到邊上。

火柴盒就躺在牠的貓掌上。說不出的激動充滿內心。
要許什麼願呢? 拉狄恩斯想道。

不,那晚便想好了不是嗎?

牠想在夢裡見見黑箱裡的妖精。蘇特奶奶不告訴牠的故事,牠要自己找出來。一定可以的。瞧,不是找到了星狀項鍊和火柴盒了嗎?

興奮蓋過原本的消沉,夜色下的白屋,拉狄恩斯望著彎月,笑得像只傻貓兒。


這一晚,蘇特奶奶早早就寢了。
睡了整天的斯涅倒是才剛醒來,正饒有興致的打量牠手上的東西。

牠想打開盒子,卻有些不順暢,小心的拉開,切割細小的木條裡,嵌著人類指蓋大小的六芒星別針。沒有過多注意別針,拉狄恩斯取出火柴。

原來是火引啊,在如今家家戶戶都用無火爐的城裡,已經是做為珍藏品之外,幾乎絕跡的存在了。


那紅色的火柴頭,圓潤的泛著光,簡直像被上過蠟一樣,又或者,是沾上了寶石的粉末。拉狄恩斯入神的想著自己的願望,試著取出一根,將火柴頭,往盒子上一劃。

金紅的焰燦亮的爆開,一瞬間沒點燈的屋子裡,竄起龐大的影子,嚇了一跳,斯涅連忙逃開。

「斯涅,是我的影子! 別跑啊斯涅!」

拉狄恩斯傷腦筋的低頭看看躲到矮凳下,短時間再不肯靠近牠的斯涅,又端詳著燃盡的火柴頭。

從頂端到中段,幾乎都成了一片焦黑,牠的願望實現了嗎?

是什麼接收了牠的心意呢?
拉狄恩斯把火柴盒藏進毯子裡,反復想著,卻也沒有頭緒。

昏沉沉的,牠筋疲力盡地睡去。

***
『囚禁牠們的孩子,徵收牠們的財產。如此一來,牠們自然會來到黑箱。』

『把牠們的財產分給人民,大家都會得到幸福。』

『用牠的同胞作為實驗品...』

『把時間倒回的能量,一但回溯具有放射性。
當箱子打開時,疊加狀態想必會瓦解吧。』

『在那瞬間妖精們必死無疑————讓她親自見識,自己釀成的後果吧。』

竊竊私語的是白皙的人們,有著淺色的金髮和褐髮。
肅穆裝扮的男人們端著槍械,看守巨大的黑箱。


混在人群裡,他還未習慣視角的高度和新的身體。
自己的手掌變得很不一樣了...那是一雙大理石般潔白的手,
沒有繭子,掌心柔軟,手指卻纖細而骨感。

在這裡,拉狄恩斯是一個銀髮的少年,有著美麗的綠眼。
腦中預設的知識漸漸融入意識。


回過神來,拉狄恩斯四處張望,想起自己所尋找的事物。
這大概是...妖精還沒有被囚禁在黑箱時的故事...

那麼,火柴是真的實現了他的願望,又或者,這只是用他對故事已知的細節和幻想建構起來的夢境?

『上面打算何時處理那一位?』他聽到看守黑箱的男子悄聲問道。

『就快了。』

墊起腳尖,拉狄恩斯卻沒看到尖耳朵,大鼻子的醜妖精,
只有無數低頭的人類,黑髮,帶點橄欖色的皮膚。

臉上都是惶然,白色囚衣的人們,一個個被推進了箱子似的方形建築。四壁無窗,鐵門重重關上。那聲音像有人用鐵鉗狠狠夾住他的耳朵,拉狄恩斯畏縮地抖了一下。

『放......出去!』在鐵門上鎖的同時,有誰這麼低聲呼喊。雖然是人類姿態,拉狄恩斯的聽覺依舊靈敏。

回頭,在他身後的街道,一隻金褐的眼從破舊的屋子看了出來,和拉狄恩斯對上目光,很快,又消失在木條釘死的窗縫之後。

『不想死...』『還不想死...』『誰來...』無數細微的啜泣聲,從屋子縫隙溢出,像有形的繩子絞住他的頸子,讓他幾乎窒息。

拉狄恩斯的心口失去溫度。竄過全身的寒意讓他顫抖不已。這不是真的。拉狄恩斯想。

是的,這必須是夢。即使他明知,在他最糟的幻想中,也從未出現過如此殘酷的情節。

他不該去看的。他不該好奇的,是嗎?

逃吧,一點也不羞恥的。掩起耳朵,不要去看啊,拉狄恩斯!

轉身離開時,撕心裂肺的哭喊卻依舊在耳邊回蕩。

『神啊...!』

***
人群忽然開始騷動。拉狄恩斯不得不加快腳步。

然而槍聲追逐在後,驅趕著人們往前逃跑,有些人越過了拉狄恩斯,又被後面推擠的人踩倒在地。


『她竟然將這樣的知識散播各國...!』

『乙太,世界的本質,若沒有找出來,戰爭或許就不會發生了。』

咒詛和歎息交相鞭韃,拉狄恩斯跌跌撞撞地跟著逃亡的人群,眼淚幾乎要奪眶而出。


城市忽然褪色,而人們停駐在驚恐的一瞬。在凝止的人群間拉狄恩斯持續移動步伐,設法逃開逼近背後的腳步聲。寂靜之中,那聲音如此清晰。

腳步聲追上他時,拉狄恩斯的心跳落了一拍。然而那不是佩槍的守衛,只是個瘦弱的少女。

倉促奔過他身邊的女孩,披肩的金髮燦爛,臉色卻蒼白無比。

拉狄恩斯追隨少女身後,離開了黑箱所在的城中廣場。最後來到的場所,是一棟白屋。

玻璃箱裡,囚禁著孱弱的老婦,佈滿細紋的臉還殘有原本的風采,微鬈的黑髮沒有梳髻。她也穿著白色囚衣。手腳上的鐐銬被鎖在地面。

抱著藥品,少女的雙腿抖的站不直,只好膝行至老婦腳邊。

『沒有阻止您,我做錯了嗎?老師?』金髮少女哭倒在老婦的膝頭。

『我已經得到了答案。而死亡,不過是一場睡眠。』
老婦搖搖頭,解下胸前的別針,放進了火柴盒。

『拿去吧。別把火柴盒交給任何人...雖然只是理論的附屬,也足夠顛覆世界的構造了。謹慎使用,像我以往教導你的。不要哭泣,你是我最優秀的學生...』

『靜脈在這裡,手別抖呀。呐,把我當成實驗動物,勇敢的紮下去吧。』

『要是再遲了就要被發現了,蘇特。』


將無色的液體注入她的血管。收了針筒,金髮少女在敲門聲響起時,露出驚恐的神情。快走。躲進另一個房間。老婦無聲的作出唇形。

人們來到她的宅邸,解了她的鐐銬,在持槍男子監視下,老婦被押送,向黑箱的方向行進。彷佛空氣般,拉狄恩斯並沒有被注意到,在縮著身體顫抖的少女身邊,呆滯的跌坐。


拉狄恩斯終於理解到,展現在自己眼前的,是故事的原型【現實】。暈眩使他倒臥地面,失去了意識。

待他的視野回歸清晰,綰起金髮的女人拭了淚水,在套頭毛衣外披上白袍。只能看著她踩著黑高跟,朝白屋裡不知何時群聚的佛克斯們走去,流露自信的笑容。拉狄恩斯的腦中一片混亂,沒辦法將她和方才哭泣的女孩畫上等號。

『將箱子封閉,此時粒子的量子狀態是二象共存的情況。』

『毒氣既是已從瓶中放出,又被封存在瓶中,
也因此,箱中的妖精同時既是活,也是死。』

『第五元素的理論已經完備,超脫任何以往有過的物質論。
那是作用在靈魂上的時間粒子,多麼偉大的發現...』
.
.
.

難解的理論在昏眩的意識中融化,深夜時分,牠在床鋪上驚醒。

「是夢...一定是夢。」低聲說著,牠抬頭,望向黑暗裡的機械鐘。

指標指向淩晨三點。

牠和斯涅居住的閣樓是半樓,可以完整眺望二樓的景象。
揉著眼睛從床上坐起,門外,蘇特奶奶的臥室,隱隱有燈光。

她還沒睡著嗎?

斯涅露出雪白肚皮,正在床邊呼呼大睡。

把斯涅用毯子捂好,拉狄恩斯溜下了樓梯,
來到二樓的另一端,輕輕用貓掌叩響臥室房門。

「蘇特奶奶。您還沒休息嗎?」

房中的沉默延續了一會兒,門扉輕輕被推開。
蘇特奶奶掛著圓眼鏡的臉孔浮現在門縫裡。

「最近總是失眠呢。」她苦笑,攏了攏披在肩頭的毛衣。

「需要我為您熱一杯牛奶嗎?」牠問。

「好的,那就麻煩你了。親愛的拉狄恩斯。」蘇特奶奶垂下眼,低聲說道。


端來了冒熱氣的牛奶,正要回房的拉狄恩斯,背後卻傳來了蘇特奶奶的話語。

「拉狄恩斯,那些火柴,別去使用比較好喔。」

腳步一頓,拉狄恩斯沒有回答。

回了臥房,接下來整晚,牠再也睡不著。
某些未知的事物在牠的心裡,悄悄扎根。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