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箱裡藏著妖精呢。你知道嗎?
拉狄恩斯,那是無論誰向牠許願,牠都會回應的妖精。」


開頭就是這樣一句令貓驚詫的話。

畢竟那大黑箱自拉狄恩斯出生時便在那裡,
若不是牠早習慣,怕是要嚇的扯掉貓鬚了。

「為什麼呢? 」牠很耐心地問道。

「因為除此之外,牠不被任何人所期望和認知呀?」蘇特奶奶笑著回道。

「多麼悲傷的事!」拉狄恩斯歎。

「從前從前呢,人類的城市是沒有黑箱的。城市裡住有許許多多的人,裡頭混雜著妖精【WIZARD】。」蘇特奶奶肅容道,聰明的拉狄恩斯很快意會到故事的真正重點之處。

「妖精比起人類來的聰明,輕易賺入大量金幣銀幣,懂得吟詠月光般不可思議的透明詩句,懂得無比深奧的學問。妖精成為了人類的嚮導,到哪裡都走在人類之前。」

「看在人類眼裡,如此令人嫉妒。有時候沒有牠們簡直生活不下去!」

蘇特奶奶絮絮道來,「雖然如此,牠們不像北國的妖精纖細嬌小,身量和一般人類沒甚麼不同。」

「既然如此,人們又是如何分辨妖精的呢?」拉狄恩斯問。

「牠們和人類有著不同的鼻子眼睛,不同顏色的皮膚和頭髮。來自乾燥地帶的牠們,有著炭似的黑髮,微焦的麵團似發黃的肌膚,琥珀般澄褐的眼。噢,對了,還有個突兀的鷹勾鼻。」


「牠們不承認人類口中的神使。無論到哪裡,無論哪個國度,只要有人類訴說神之子的故事,牠們就會佩掛著星的標誌,把銀幣丟在那人腳下作為不屑和侮辱的表示。」蘇特奶奶說。

「人類之間經常互相爭戰,這不是稀奇的事情。那次也是,人類無論勝敗,都元氣大傷。戰爭結束時,已是近冬的時序。磚頭厚的一疊紙幣連一條麵包都買不了。

冬天降臨了,人們在爐灶裡燃燒大把紙幣好取暖。真正值錢的只有從前使用的金銀幣了。到後來,人類懇請妖精打開牠們的金庫,哪怕是施捨一點銀幣,好讓他們購買食糧和燃料。」

「妖精願意嗎?」拉狄恩斯問。

「當然不願意呀?」蘇特奶奶笑咪咪的說道。「這時人類想到了,能讓妖精樂意給予的事物。」

「是什麼呢?」屏息問道,拉狄恩斯的雙耳因全神貫注而轉向前方。

答案再次出乎意料。

「人們向妖精請求真理。」蘇特奶奶說。

「妖精的弱點,就在於愛好無解的謎題。對高傲的妖精而言,與其稱羨牠們的富裕,不如讚揚智慧。」

「人類準備了黑箱,投進了不確定的粒子【時間】,又在玻璃箱裡準備了指標停止的時鐘盤面。對人類不屑一顧的妖精終於產生了興趣。妖精開始打量兩個箱子,好奇人類會出怎樣的難題。」

「妖精們答應了嗎?」拉狄恩斯忍不住打斷,又因為自己的失禮而垂下耳朵,「抱歉...」

蘇特奶奶並不在意,又繼續說了下去,「妖精一個個進入玻璃箱,猜測正確的刻度【時刻】,以牠們持有的財富作為籌碼。若是猜錯了,便要支付金幣,並隨前頭猜錯的次數,逐漸疊加。

妖精們並不把輕易能得來的財富看在眼裡,而牠們雖充滿智慧,有時卻比嬰孩要來的天真。

牠們看輕了謎題的真正難處,高看了自己,忽略了人類的複雜心思。

猜測了一切數位組合,推算了一切規律。漸漸的,越賭越大,甚至有妖精賠上了全部財產。直到最後,妖精失去了所有。

即使如此,牠們還是一心想著謎底。但只要不打開黑箱,就無法確定真正的答案。」

「於是妖精們...反過來...」蘇特奶奶說著,臉上似有陰霾閃過,「懇求人類讓牠們進入黑箱。」

「其實黑箱裡的謎底,只要當妖精們推算出最接近的答案時,就會逃跑。
一旦觀測,就會偏移,那是連人類都無法掌控的粒子啊。」

「人類害怕妖精知道真相後,會展開報復,便把黑箱鎖上,開啟了毒氣裝置。

在時間逆轉或順流下,毒氣瓶會破裂,妖精們將會死亡。但如果粒子濃度處於平衡狀態,毒氣瓶的時間將會靜止,並完好無損。」

蘇特奶奶輕輕呼出一口氣,眨眨眼,向拉狄恩斯展露不甚自然的微笑。

「妖精從國度中消失了。或者該說,只是人類當作牠們不曾存在過。因為人類知道,牠們不可能不思考。即使在黑箱中,也一定會不停的尋找答案,一道道向未知提解,然後在高密度的黑暗中,被毒氣殺死。

結果將會如何,任誰也無法肯定。妖精們的末路在生死間搖擺不定,漸漸的人類連罪惡感也忘卻了。」

「但是,休戰期的第十三年,某天,有個小女孩聽到了。
她聽到了【不存在的】妖精的呼喚。」

「起先大人們相視,笑了起來。因為他們認為,這個國度已經不剩下任何活著的妖精。然而,當女孩告訴眾人,最後一名妖精說,牠終於捉住了時間的尾巴時,人們騷動了起來。

他們自以為向孩子們守住的秘密,竟從一個剛滿十二,理應不知道這些的女孩口中說出。有些人類害怕,有些則為此而雀躍萬分。知道後者是誰嗎?」

「...是佛克斯嗎?蘇特奶奶?」拉狄恩斯猜測道。

當時肯定人人都覺得他們是瘋子吧。

「聰明的孩子。」蘇特奶奶笑了,「雖然那時佛克斯還不叫佛克斯,但瘋狂程度絕對不下於現在。無論抱持著怎樣的心情,人們紛紛央求女孩為妖精傳達話語。」

「妖精的話語中並沒有怨恨。牠說,牠很感謝人類。長達十三年的黑暗與如影隨形的死亡相伴,牠得到了奇跡的法則,把時間馴服成頭尾相接的銜尾蛇。」

「透過女孩,人們和妖精交談了許多,妖精將控制粒子【時間】的理論原原本本的,轉達給佛克斯。

那是遠超過人類器量的知識,接觸到世界法則的核心。對當時的佛克斯來說,無異是惡魔的誘惑。」

「人們開始習慣于向那名妖精求援,妖精也不負人們的期望,凡是怎樣的疑難都能給出解答。無論什麼願望都能實現。黑箱妖精以這樣的形式,漸漸的廣為人知,甚至名揚他國。」

「可是,知道了同胞被困的他國南方妖精,用金幣雇來軍隊。人類對於戰爭總是不厭倦的。只要有可點燃的引線,只要仍有可爭奪的資源,戰爭就能不斷延續下去。

黑箱妖精的理論,啟發了佛克斯,為新式軍備的出世奠下根基。可他國的妖精們齊聚在一起,憑著智慧,也還原出構成世界的公式。

很快的,雙方便擁有了同樣具毀滅性的武器。戰事綿延至人類文明所及的每一處,卻是眾人始料未及的。

烽火席捲,殘酷的毀滅,污染了所有能耕作的農田和能飲用的水源。

死了很多妖精,死了很多人類。國門被攻破那一日,妖精殺進城鎮,佔領了一切重要設施。

倖存的人們只得離開,來到北方,由佛克斯為首,和泰勒一同建立了城鎮。」


故事告一段落,拉狄恩斯終於能大口呼吸,並感到驚歎。
這還是蘇特奶奶頭一次這麼詳實的將【那場戰爭】說給牠聽!

牠由衷期待更多的細節。

「接下來,就和你知道的一樣啦。」蘇特奶奶笑道,
「親愛的拉狄恩斯,我該去洗漱休息啦。」

機械鐘的指標,已經指向十點了。

「故事結束了?」拉狄恩斯有些不滿意,
「那名女孩呢? 那名妖精呢?」牠追問。

蘇特奶奶的眼光彷佛被吸進窗外無盡的暮色,沉默許久,方才接過話頭。

「在戰爭結束後,唯一聽得到妖精聲音的女孩長大成人了,也隨人們離開城鎮。
臨走前,妖精賦予了她,真正實現奇跡的方法。

那是一盒火柴。只要點燃,就能實現願望。
儘管如此,她一次也沒有,用那盒火柴許過願。」
蘇特奶奶說著,表情漠然的像戴上了面具。

「妖精所在的黑箱被遺棄在舊城市裡...

到底有沒有其他妖精知道牠們要尋找的同胞就在那箱子裡,
又或者,牠只是困在生死的夾縫,向女孩傳來訊息,實際上已經...也說不定呢。」

她說著,話聲漸低,像落進一鍋煮過頭的黏稠的湯,含含糊糊,幾乎要聽不見了。

「總之,之後再沒人知道牠了。」蘇特奶奶淡淡的作了結語。

「這怎麼算回答呢?」拉狄恩斯雖然個性溫和,一但聽起故事卻總是追根究柢。現在的牠便是如此。

「拉狄恩斯。有時候,問題是沒有精確解答的。」蘇特奶奶苦笑,蹣跚地離開座位,見狀,拉狄恩斯連忙上前攙住她。

和好奇心未得到滿足的拉狄恩斯不同,當牠回到餐廳收拾碗盤時,飽腹的布萊涅們正饜足地打著呵欠,依偎著彼此昏昏欲睡。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