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火柴是點不亮永夜的。
永晝裡生活著的牠們是迷路的幻影。

燃盡一切,最後空心的盒子,將從欠缺的零回歸
***

白屋北面,傾斜的天窗玻璃外,綠蔭間可見越發顯得通透的碧色,
樹蔭篩下搖曳的日影,充滿初夏的氣息。

光斑散落,夏如同躡著腳步的貓兒悄悄到訪。

這幾日,陽光是越發熾烈了,卻不顯得悶熱。
畢竟是位於極北之地呢。

拉狄恩斯用貓掌遮住了綠眼。
即使如此,瞳孔依舊縮成了針般的細縫。

滿足的歎出口氣,拉狄恩斯抖開又一件主人的外袍,
爬上杉木矮梯,牠感覺到白屋西南角寬敞的大窗外,
吹拂而來的,因日曬而顯得分外舒適的涼意。

室內庭園的草坪上,幾隻布萊涅窺視兩三公尺外的一群麻雀,
輕輕擺動尾巴,伺機而動——那真是太可愛了。

身為貓族中的能言者,拉狄恩斯總是如人類一般起居,
穿著合牠尺寸,筆挺的襯衫和燈心絨的背心。

那是牠的主人,年邁卻睿智的蘇特奶奶為牠訂做的。

拉狄恩斯是泰勒的長者們鍾愛的孩子。

少年的牠易感且聰慧,有著絲綢般光澤的銀灰毛皮,
眼眸深邃,像龍的巢穴中最美的翡翠。

即使偶爾淘氣,長者們也會無奈卻寵溺的說,牠是夜空裡惡作劇的極光。
在蘇特奶奶的教導下,拉狄恩斯學習各種知識,並為她牧養布萊涅們。

戰爭結束後,分散各地的人們再度聚集起來,
並來到了位於北方的,貓的國度。

人類中,被貓兒們稱作佛克斯的,學識豐富的煉金術士和泰勒一同築起城鎮,
無法人語的布萊涅成為了沒用的東西,只是被作為寵物豢養著。


連泰勒也將牠們視作附屬。
可對於拉狄恩斯而言,他們還是可親可愛的朋友。

在能言者『泰勒』們的宅邸也有著許多布萊涅,
雖然不會說話,卻比拉狄恩斯偶爾和雙親外出時見到的人類更通牠的心意。

一同圍獵麻雀總是午後的愉快遊戲。

繩上晾曬的衣物被風吹起,鼓脹如一張張揚起的帆。
拉狄恩斯抱起空籃子,向白屋的用水處走去。

庭院裡的布萊涅們抬頭,拋下捕麻雀的遊戲,
喵喵叫著,貼著牠的後腳簇擁著跟了上來。

明明那麼厭惡水,為什麼總是愛跟著牠呢?
拉狄恩斯有些迷惑地笑了。

牠也不怎麼喜歡把爪子弄濕,蘇特奶奶曾說過:

那是由於最早貓兒的先祖生活在晝夜溫差極大的沙漠,
一旦弄濕身子,就會在夜間的寒冷中凍死,
才給後代留下了根深蒂固的對水的恐懼。

雖然如此,拉狄恩斯畢竟是北國的貓兒,
即使屋內總是溫暖,也是在雪地裡打滾玩耍過的。


這座地近冰沼的城市,有半個夏季,是日不落地的永晝。

每天和蘇特奶奶共進晚飯後,拉狄恩斯便會爬上白屋的屋頂,
和布萊涅們一同看夕陽滑過地平線,隱沒在原野和森林的盡頭。

遠方赤金的海岬會閃耀到午夜,
那真是極讓牠感動的景色。


拉狄恩斯推開窗戶,窗前的風鈴草輕柔的擺動,風搖動滿叢粉白的鈴,
雖然不是真的鈴鐺,偶而卻會有清脆的叮叮噹當的樂音。

那是精靈飛累了,在花蕾中小歇片刻,替無法為風歌唱的鈴鐺和上一曲的緣故。

正值仲夏,貓兒們,無論泰勒和布萊涅都在陰影裡午寐,
城市聞起來有閒適的味道,一如白晝之時數,緩緩向夜的砂漏一端流去。

只有滿街流浪的布萊涅,似乎又在上個冬日後減少了不少。
是找到願意庇護的人類了呢?還是耐不住嚴寒和饑餓而死去了呢?

拉狄恩斯有些憂慮。牠的性子總是愛操心的。

白柱林立的挑高中庭,那龐然黑箱,
今日仍舊像只身形巨大的貓,在永晝之城的中心,慵懶的打著瞌睡。


今天蘇特奶奶會提前歸來,拉狄恩斯不禁滿心期待。

剝去銀色魚鱗,柔軟的淺紅肉塊上帶著紋理,那是拉狄恩斯和布萊涅們的最愛。
抹上少許細鹽,因為蘇特奶奶和牠們都不能攝取太多的鹽分。

過量的鹽會招來壞妖精,讓大夥兒生起病來,渾身發痛。

拉狄恩斯將無火爐轉到三點鐘的刻度,脂肪受熱化開,
切片的鮭魚在平底鍋上慢煎,滋滋作響。

另一口鍋裡燉著米飯和切丁蔬菜,加進適當的牛奶,用木勺拌煮入味。

戴著手套,拉狄恩斯小心的不讓貓毛掉進食物裡。

牠將食物分裝在八個淺盤裡,
壓碎煎過的鮭魚,把粉紅色鬆軟的魚肉灑在乳白的蔬菜粥上。


「看起來真美味呢。」蘇特奶奶笑吟吟的說道。
此時她已脫下了白袍大褂,銀髮綰在腦後像那最慈祥的老祖母,
穿著絨夾衣,大朵刺繡金玫瑰盛放在皺絲質地的珠灰外罩上。

拉狄恩斯十分中意蘇特奶奶如此打扮,那讓年老的她顯得高貴而充滿智慧的美麗。

拉狄恩斯有些羞赧地搓了搓掌。
「今天會說怎麼樣的故事呢?」牠問道。

「真是喜愛求知的孩子呢。
今天要說的故事是...黑箱的妖精。」
蘇特奶奶略微停頓,賣了個關子才答道。

聞言,拉狄恩斯原本聳立在頭頂的尖耳不由得洩氣的蓋了下來。

「拉狄恩斯,你的心情全寫在耳朵上啦。」
蘇特奶奶對拉狄恩斯難以掩飾的失落感到有趣,呵呵地笑了起來。

真是壞心眼啊,可拉狄恩斯還是很喜歡這樣的蘇特奶奶。

何況就算是尋常聽慣的故事,她也會適度穿插新的知識,讓情節豐富起來。
黑女士,蘇特奶奶的學識深不見底,是一名了不起的佛克斯。

每當晚餐時候,蘇特奶奶便會為牠們說故事。

蘇特奶奶說的可不是小貓們聽的英雄屠龍的故事,
而是泰勒們不會對孩子說的,人類的真實歷史和地理。

牠沒出過城,只聽過蘇特在晚飯時訴說的,關於他們失落的土地的故事,
以及年輕時看過的,東方的香料市場,西方華麗的大教堂,與南方終年的常夏。

豆蔻與胡椒生長在溫暖的玻璃房子,和各種熱帶種植物種在一起。

泰勒的長者們說,佛克斯把南方的夏日偷來,為牠們帶來了火種,
才會被他們的神追殺至這個北國,再也無法回去。

蘇特奶奶則告訴牠,人類之間曾發生了一場足以毀滅半個世界的戰事。
戰爭結束後,分散各地的人們再度聚集起來,
並來到了位於北方的,貓的國度。

人類已經永恆的失去了南方炎熱豐腴的大地。


在說故事前,是共進晚餐的時間,
雖然預告了今晚的故事,她還是零零星星的講了些關於城外的見聞。

城郊的農家不養貓。他們在肥沃的棕壤平原上種植牧草好豢養牛羊,
並讓強壯的狗兒驅趕周遭的野獸。狗不能言,卻是忠心的護衛。

真是粗暴的生物,泰勒們總這麼說,拉狄恩斯有時也會同意。

然而牠們在蘇特奶奶的描述下又是那麼善良忠實,易於為友的可愛生物,
拉狄恩斯不禁神往,要是和那些充滿野性的大朋友們一起生活,肯定是有趣的事吧。

城鎮南方,荒蕪的岩谷是貓族據地,在那無分泰勒和布萊涅,
每到秋季,南方貓族中的能言者總會帶來肥美的鮭魚,在邊境和人類交換肉類。

「多虧如此,城裡的貓兒也能吃到美味的魚呢。」
拉狄恩斯說,十分愉快的。當然牠依舊時刻惦念著今晚的故事。

蘇特奶奶執起餐巾一端,優雅地拭了拭嘴角。

「拉狄恩斯,把可愛的布萊涅們喚出來吧?我想牠們肯定餓壞了。」


點點頭,拉狄恩斯發出喵噢喵噢的呼喚,
布萊涅們嗒嗒嗒的自屋子四處竄進桌下,將腦袋埋進飯碗,大口吃了起來。

哎呀,真是的,蘇特奶奶還看著呢。

有些為牠們感到羞赧的拉狄恩斯想道,
把還愣愣地望著窗外暮色的斯涅抱了過來。

見到食物,斯涅嗅了嗅,這才開始進食。


斯涅是只白貓,有著天藍的眼瞳。
然而牠卻是個耳聾的孩子,無論是讓布萊涅們開飯的時候,
還是其他布萊涅呼朋喊伴,一齊作遊戲的時候。

雖然牠能查覺地面的震動,躲開架上掉落的物品,
但牠卻無法聆聽蘇特女士為大夥兒講述的故事。

由衷地為斯涅感到可惜,拉狄恩斯摸摸牠的皮毛,感覺牠瘦了許多。


坐上大椅,牠準備傾聽故事,儘管仍憂心忡忡。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