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光怪異事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真人真事為骨幹加以潤色。沒有一星半點的獵奇成分。

本身只是一則非常短的鄉土奇談,被我拿來寫後已經面目全非。
因為我媽對當事人的乩童工作所知不多,只好自己找資料填充血肉。

各方面都擔心寫成這樣會不會被罵(X
****
舅舅莊坤地在四十出頭時忽然成為了中壇元帥的乩身。

當年,全家上下無人知道他是在哪間廟被看上,為何會成為乩童。

李燕慈聽說,有時他會在夜半離家,早上家人起來才發現他床上沒有人。白天時,偶爾他會忽然說句「我去去就回」,準備了簡便行李立刻出門。

舅媽起初還會攔,至今已經見怪不怪。反正丈夫為神明辦完事,自己就會回來,總比在外面賭博要強。

到後來家人只要觀察他的舉止,就知道他近日或者當天就會出門。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篇:光怪異事【家寶】(上) 

阿九建立霸業......不對,成家立業篇。埋歷史線是我的興趣,不過都是基於零碎資料上的胡謅(X

****

戰前,定麟的父親曾是託售藥廠成藥的配送商。

透過舊日管道進貨,在住宅一樓開設藥局後,父親不再東奔西跑,比外出工作的母親有更多時間和他相處。

耳濡目染,定麟也對藥房的營業產生了興趣,打算在高工畢業後踏上繼承家業的道路。


都說,成家立業乃人生大事。

比自己年長四歲的堂叔,毫無疑問地是成功人士的典型。只用外人的眼光來看,天予的人生堪稱一帆風順。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次是乳名阿九的鄉村小男孩,如何跨過種種難關,成為城裡藥房老闆的勵志傳記(不對,不是這樣

****

年幼的孩子多少聽得懂大人在說什麼。

還很小的時候,阿九聽了奇怪的流言,一度懷疑自己不是父母的親生小孩,抱著母親的膝蓋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如果母親沒有記錯,這件事是發生在他兩歲的時候。

阿九的自我萌芽得不算特別早,三歲前的往事都佚失了。

惟獨這件事情孤零零地矗立在記憶的洪荒中,至今印象深刻。


全村裡只有他喊父親為叔,喚母親為姨。

父親又為了做生意四處奔波,每半個月才回家一次,阿九會不安也是沒辦法的事。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寫了阿祖,要再深入探討,就該回溯到她還是阿嬤的時候,寫了阿嬤,最終必然要寫她是個怎樣的母親,怎樣的女巫。

想寫村巫時代的阿祖。
----
那是個頂著秋陽幫家裡幹活兒的午後。

「聽說,阿九不是秀欒姨和她翁婿的小孩欸。」

隨著不經意說出的一句話,大家都停下了手。

「你聽誰說的?」阿酉問道。

「我上次聽我三伯母說,秀欒姨的翁婿死得早,又過了很久才生阿九。

你們……懂吧?」比阿酉年長的阿草意味深長地使了個眼色。

「啊?那就是說,他是偷生……」阿酉二叔家的小妹倒吸一口氣。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獨立成篇,但是在同個世界觀下。
--------------------


這是我在廣播裡聽過的一則故事。

『鄉間傳說,被魔神仔牽走的人,偶爾會被聚集到樹林裡。

庄頭的人發現這個現象,決定埋伏在野外。

等他們出現後,便敲打鍋碗瓢盆把魔神仔嚇走,並一擁而上把要跟著跑掉的人按住。

之後讓這些人休息一陣子,等他們恢復神智,再和尋人啟事比對,有很大的機會找到那一帶失蹤的老人小孩。』


小時候,我家這一帶地下電臺非常密集,大多是在賣藥和講古的,偶爾會挖到寶。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初注意到阿市阿婆,是頂著三月寒風去晨練的時候。

偶然間看到阿婆推著輪椅經過公園的背影,後面跟著一位戴頭巾,拿著雨傘的女性。

忙於趕路的我只瞥了一眼,過了街有餘力再回望時,阿婆已經消失在拐角。

輪椅上坐的可能是她的老伴吧。
當時我漫不經心地想道。


有天我出門晚了,和她打了照面。

我愣了幾秒,反射性地向她高聲道早,阿婆和身後的女性一起停下腳步,也笑瞇瞇地和我打招呼。

這時她推的輪椅才進入我的視野。
輪椅是空的。上頭的人去哪裡了呢?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有看前幾篇的人應該會有印象的兩位主角。其中一方主講時,另一方說的話不會收錄進來,偶爾也會有面向聽眾的發言,有點像對空氣說話。
****
各位晚安,我是「玉米」,第一次投稿有點緊張呢。

今天的主題嘛......是『鬼打牆』。我和我朋友阿緯將各自為大家帶來一則故事。

阿緯是我的青梅竹馬,也是差了一輩的宗親。小時候不懂事,知道輩分這回事後,到哪都強迫他叫我叔叔。

阿緯雖然不屑叫,但是我小時候很霸道,阿緯被煩到不行最後還是屈服了。

現世報來得很快。即使小學畢業後沒再和他同校,叔叔這個綽號從此便黏著我不放,直到我考上高中……唉。

阿緯這個人喔,雖然從小就很瞧不起人,說我不撞南牆不回頭,但是自己也老是要跟來和我一起撞牆,我覺得他是傲嬌。

雖然阿緯說他沒有,但我才不信。

我們從幼稚園就開始一起玩了,以為我不知道他的個性嗎?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突然插隊的文。

氛圍較壓抑,和現實中一切真實事件與人物沒有關係。包含讓人不快的描寫,請慎入。
...........

回想起來,事情轉壞的開端發生在下班返家的夜路上。

住商混合的街道上正熱鬧,充滿各種餐飲店火力全開的噪音和路人交談的話聲。

加班前已經吃過飯了,足以抵抗混合著油煙的食物香氣,反倒是油煙味,在飽腹後聞起來更為顯著。

突然間他本能察覺到有種幾乎聽不到的簌簌響動。低頭一看,是路邊爬過一隻肥壯的蟑螂。

對那佈滿油光的背部皺眉,他猶豫著要不要在此處了結牠的生命。


正煩惱著,他看見蟑螂向小吃店門口爬去,瞬間「啊」地小聲叫道。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死亡之於律緯是個很陌生的概念。至今雙方祖父母都健在,吳家還是四代同堂大家族。

但在他的記憶中,家裡辦過一場葬禮。大人們都說是他記錯了,堂哥也對弟妹們說沒這回事。

只有比律緯小幾歲的兩個堂妹口徑一致表示她們也記得,只是依舊說不出是誰的葬禮。

遠親的葬禮是不會在他們家舉行的。律緯暗地裡推測最可能的是曾祖母。

吳家的阿祖真的老得可以,起床後睡覺前,每天回家都看得到她在躺椅上一動也不動,聽著沙沙作響的廣播。

最大的堂妹說她記得看過客廳放著一個很大的箱子,搞不好就是棺材。

律緯的爸爸只和她說那不是棺材。

現在想想很多細節都很奇怪,因為他沒有否定箱子的存在。
***
大概在六歲的時候,律緯記得,或者說他夢到吧。夢境是這樣的:夜半起床的他遇到了阿祖。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有民俗和少數獵奇描寫,慎入。日常風短篇小說。主要角色都是老人家。其實覺得不可怕(笑
****
王家夫婦住在這棟公寓已經四十幾年了,和鄰居都是老相識。

王先生看起來人屆中年,王太太已經有老衰的樣子,大家都很識相地不去問原因。

地方雖舊,勝在安穩。人彷彿也還是當年的樣子。

近年,有幾戶的房子開始不是自用而選擇租給年輕人時,老住戶們也聚在一起抱怨過。

終究是學生居多,在外地獨自生活已經艱難,不久居民們就想開了,放棄上門去罵人。仔細想想,其實那些嬉鬧的噪音,隔著自家的門,也沒那麼吵。

但是有些房客,不只帶來困擾還會造成鄰里的危險。

 

王先生心裡十分煎熬。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青春系怪談。靈異故事的皮裡塞了一部校園劇的劇本撐的面目模糊,飄點創新低。事件和人物關係雙軌進行,互為表裡。

當成青春系小說來看也無妨的日常懸疑文。給自己的國中時期一個交代,向混亂的青春致敬。
【紅髮】的主角國一時的事情。本次的敘述者不是他。

上篇:光怪異事【死角】(上) 
*****
「你!居然一個人去了!為什麼不叫上我?」事後朋友氣得拼命捏我,雖然到後來感覺只是在玩我的臉。

「是你叫我去的…」嘀咕到一半才想起那只發生在我腦中,立刻閉嘴,還是被她給聽到了。

「我哪有?」她氣得七竅生煙,又擰了我的左臉一把。

邊搶救自己的臉,我試探地問:「呃…妳很喜歡叔叔?」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青春系怪談。靈異故事的皮裡塞了一部校園劇的劇本撐的面目模糊,飄點創新低。事件和人物關係雙軌進行,互為表裡。

當成青春系小說來看也無妨的日常懸疑文。給自己的國中時期一個交代,向混亂的青春致敬。
【紅髮】的主角國一時的事情。本次的敘述者不是他。

***
「真羨慕叔叔跟你們同班。」

開學的第一天,聽著從隔壁班過來找我的朋友在耳邊的嘮叨,我已經預見了未來的國中三年,應該也會充滿熱鬧。

之所以會有這個綽號,事情是這樣的:不知為何,小學時代,這位男同學堅持要某個朋友叫自己叔叔。

我們這一屆的私底下聊起他也會叫叔叔,不知不覺就成了表面上的通稱。

大概是因為,被強迫叫叔叔的當事人雖然不情願,喜歡叔叔的其他朋友卻眼饞那份特別吧。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半架空台灣風格靈異短篇。民俗方面完全是臨時抱佛腳。
混進了我自己的經驗,我不是指靈異方面的,因為我是麻瓜。

基本上很囉唆的吐槽文風,模仿批踢踢飄版經驗文,稍微修飾得更像短篇小說。
前篇:光怪異事【紅髮】短篇(上)  
***

當晚,因為不想自己睡,叛逆期的我妹終於被逼到跑去和爸媽一起擠。

和哥哥睡同一間則是備案中的備案。莫非我才是她耍叛逆的對象……?

心裡有點受傷,但很快我就明白,這點面子損失能換來的是更珍貴的事物。

果不其然,家裡失眠的受害者不再只有我妹了。吃早餐時有三個人一直在打哈欠。聽說昨晚腳步聲在走廊上響個不停。我爸出去巡,沒看到入侵者,去我房間看,我睡得和豬一樣,也不可能是我。

實驗失敗,爸媽的臥室謝絕了她。雖然努力拜託的話,我爸可能會妥協,但我妹是個愛面子的國中女生,從此這件事就沒下文了。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半架空台灣風格靈異短篇。民俗方面完全是臨時抱佛腳。
混進了我自己的經驗,我不是指靈異方面的,因為我是麻瓜。

基本上很囉唆的吐槽文風,模仿批踢踢飄版經驗文,稍微修飾得更像短篇小說。
***
我們家的女性,我妹、媽媽和外婆,髮色偏淺,翻開內側的頭髮,能看見深紅的髮絲。據說,代代如此。

我妹一直覺得這頭紅髮十分的浪漫,並且感到自豪。

沒有紅髮的我,遺傳到媽媽柔順但髮量少的髮質,和媽媽同樣紅髮的我妹,卻遺傳到爸爸茂密的自然捲。總之她這輩子是不用擔心禿頭的問題了。真是個不講理的世界。

不過,國中剛入學時,她那頭在太陽下會完全轉紅的髮色差點讓校方限期要她「染回」黑色......其實我有點幸災樂禍,畢竟她老是顯擺她的頭髮。


關於紅髮的來歷,有回媽媽受囑託正忙於準備祭祖的供品,閒得發慌的爸爸就在邊上開始胡侃:「說不定你們祖上有海賊或番商之類的,和當地的女人春風一度留下私生子,頭髮才會是紅的。」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