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有其用途
在這裡只要你願意 無人不能為社稷效力

要維持一塵不染的環境 仰賴彼此的關懷和監督

好比 作為鄰居應當 勤於
用絞繩為同社區裡的住戶 丈量哪怕一小吋不尋常的變化

用手電筒窺看同僚見不得光的抽屜  從黑暗裡剝奪鼠輩的居所

羅織荊棘的王冕 為那些不般配的頭顱加冠
用反動的傳言壓彎背脊  或以火刑烤得酥脆

僭越的神棍們流下的鮮血 自然和先烈雲泥之別

此外 優秀的國民心懷警惕 從不在用詞上懈怠由於

你知道職場和住家的電話 稍後就會在某捲錄音帶裡重播

為感謝你誠懇的合作  我們將根據貢獻提升 你在這國度的地位

享受眼下的好運
避免誤觸 林中的捕獸夾吧

要知道你夠肥美了 足以成為另一個槍口下的獵物

***
寫在文後:
太直白沒什麼內涵的諷詩。果然無法寫得很精闢啊。

外婆她的名字,以現在的角度來看還是非常脫俗,好奇之下就問了媽媽。

她說,外婆是大戶人家的庶女,但是某天爸媽都死了,說是病死(連大老婆都一起死了,總不會是三人莫名其妙想作伙殉情吧),就變成養女了…土地順其自然成為國民黨的。

咦欸欸欸原來事件離我這麼近!

話說外公家還是書香世家…可是外公看起來不像(沒禮貌)。

外公的爸爸,我外曾祖父倒是活著看到孫女出生,以前開漢語私塾還曾因此被日本人盯上過。這邊也是滿滿的歷史感啊。

阿公的身世背景就比較缺乏戲劇性,家裡是農民,亮點是族譜裡記載幾十代前宗親的共同祖先當過官這樣。真的好普通。

阿嬤是美軍空襲不能去上小學,戰爭結束後就沒有復學了,所以一直不識字,然而他們家其實超有錢。

我問,真的那麼有錢?

媽媽說,妳阿嬤家是販菸的富商。她娘家那一帶現在仍然是他們家的土地。

難怪阿嬤回的娘家是豪宅,我還以為是後代子孫白手起家啊啊啊!
然而出嫁的女兒沒有繼承權,阿公又窮,所以阿嬤要出去搬磚扛水泥才能養五個小孩(哭
***

歷史的確是活的…就像一直以為是石頭的物體,結果是隻烏龜在睡覺。

話題結束後,媽媽說,外婆父母的死因,不可以在外面亂講。

我回她,說出來已經沒有關係了吧。
她想了下,說道:「也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烽硯 的頭像
烽硯

夢巡迴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