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中撈月  
文友問我,是否曾經一時心血來潮,無法說明自己的作品表達的意圖。

我想答案是:有的。畢竟,若是意圖明顯甚至想說教,我寫的東西就會非常僵硬。

寫劇情向當然要知道自己在幹嘛,而且得看地圖(大綱),不然肯定要被自己的突發奇想整得團團轉,雙腳都陷在過於茂密的靈感裡無法動彈。

最可怕的迷路,是在自己的大腦裡迷路。

非劇情的小品近於寫詩,不用馬上知道自己在寫什麼,精神一以貫之才重要。

還是要有個朦朧的想法,但必須小心地,如將醒的時候,已經知道自己在作夢,默默地在腦中默記眼前閃現的畫面,甚至轉舵在迷茫間駕馭自己的方向。

又如金魚撈子,薄紙脆弱,需輕輕滑過水膜,俐落地把還在晃漾的月兒捉起。

但水中撈月,畢竟不現實。
剛撈出來書諸文字,就變了個樣,成了一尾金魚。

凸著眼睛,小嘴時張時閉,還在撲騰撲騰地掙扎,再沒有絲毫仙氣。

這固然可惱,也未嘗不可。

不必多言,寫了,再去觀賞牠如珠的每片鱗,
水氣淋漓的半透明魚鰭,和豔光四射的瘤冠。

放入玻璃缸裡任牠舒展,去解這個明晰夢,此時才能賦予具體的意義。

然後這尾金魚便是獨屬於你的了,在你懷中翩蹮起舞,會呼吸的水中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烽硯 的頭像
烽硯

夢巡迴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weet tomato
  • 此篇完全寫出了創作者的心路歷程!願你是隻在水裏悠遊自在的魚!謝謝你這麼棒的分享! ^^
  • 也謝謝你的留言和鼓勵~

    烽硯 於 2017/10/12 19: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