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白天來探路時可以看見藍天與麥田的悠閒氣氛不同,
月光下倉庫的漆黑剪影,陰森如龐大的怪物。

門口掛著大鎖,是農場主人因為害怕自己加上的。根本毫無意義。
對方大可以化身為動物從通風口自由進出倉庫,何況......

獵人破壞了門口掛著的大鎖,踹門踏進宿敵的地盤。
她打開了手電筒,倏然照向倉庫裡頭。

倉庫的正中央是一座雜物堆成的小山,
裝飾華美的棺材,以一種危險平衡懸在雜物堆不過兩掌寬的頂端之上。

她吸了口氣,用最響的音量宣告:
「吸血鬼卡蜜拉,我是來向妳再次傳達農場主人的逐客令的。」

回音在倉庫之間四處反射。

「這是我的最後通牒。沒有回應的話明天就會有人來拆房子。
妳的棺材和收藏會一起被拋下山谷。」
她不懷好意地補充,指尖滑過衝鋒槍細長的槍管。

忽然間,某個人影出現在這堆雜物的頂端,一派君臨之姿。
漆黑濃密的秀髮,未施脂粉,美豔的雪膚和花一樣甜美的唇瓣,
雙瞳是堪比紅寶石的血色……嬌小玲瓏宛如洋娃娃。
這模樣違和得讓獵人想要爆笑。

「一個世紀前從農場主人那裡買下它時,
我已經決定這個倉庫是我的堡壘了!你們無權要我滾出去!」
倉庫的住戶插腰站在雜物堆上頭。

看到目標物終於願意出現,獵人把衝鋒槍掛回槍套。
「卡蜜拉子爵,妳上個月的時候才向我們保證會搬出這裡。」

「那是……那是因為妳扛著霰彈槍掃射把倉庫的牆壁開了個大洞!」
卡蜜拉恨恨地說。

「而妳在我走了之後非常頑強地偷了農場主人的工具和木材連夜修好了牆壁,
我為妳的平民化感到驚訝,釘子戶。」獵人翻了個白眼。

吸血鬼瞪視獵人,她的眼瞳因精神緊張而越發鮮紅,
「妳還拿那把霰彈槍威脅我!」

「子爵,恕我直言,在同行裡我的手段算很和平了。
我甚至沒直接用上銀彈,還來和妳談判。那妳有什麼好怕的呢?」
她聳肩,一臉無辜。

「妳——妳威脅要炸爛我的手辦!」卡蜜拉用高八度的女高音控訴。
摧毀她的寶貝們可不用半顆銀子彈啊!這披著羊皮的狼!

「我不明白妳為何非要住在這種地方。」

「還用我說!妳自己最清楚不是?我的領地被妳的先祖炸了!
還是趁白天偷襲!我細心挑選美少女辛苦做出來的僕人全部散滅成一堆灰塵!」
傳說中的吸血鬼又驚又怒,顫抖的模樣真是見者淚下聞者涕泣。

那場意外把她給重傷到需要靜養幾十年!

幸好那時她還有其他資產,最大的行李也不過幾個裝滿華服的衣櫃和她睡覺的棺材,於是卡蜜拉魅惑了幾個馬車夫連夜帶她趕路,天快亮之前到達的就是這個農場。哪怕倉庫破爛不堪她也只能趕緊勒令馬車夫為她把倉庫打掃乾淨,把她的家具搬進去,再下令他們駕車各自回家。

之後吸血鬼子爵便過著既不華麗的也不刺激的隱居生活。
直到某次出外狩獵,被農場主人和村民拿著火把團團圍住。

那可真是太驚險了,畢竟她的傷還沒完全復原!
如果她是人類轉化成的雜魚,可能已經交代在那天夜裡。

卡蜜拉勝利了,用一堆讓農場主人目瞪口呆的財寶買下這個倉庫,
雖然她對玩泥巴趕牛羊一丁點興趣都沒有,要不是農場主人死活不賣,
她肯定會買下整塊地要他帶著他一家老小和那堆臭得要命的動物滾蛋。
財大氣粗就是這麼任性!

但根據作為在此地靜養的條件而締結下的互不干涉條約,她被告誡不得在這個村裡吸血,狩獵必須要橫越數公里去尋找路過的旅人——真累人!她決定能不外出就不外出。

回過神來,卡蜜拉已經變成了倉庫裡的繭居族,又更進一步變成了宅女。
最後她出門再也不是為了狩獵,而是為了電器和手辦。

「是啊,我們是宿敵,所以剛成為吸血鬼獵人我前來討伐世仇,
看到妳這樣子時,簡直是核彈等級的震撼,世界觀直接爆炸了。」獵人嘲笑道。

「哦,對了,妳的食物和嗜好品從何而來?偷竊嗎?」她很感興趣地問。

「少在那邊多管閒事!我就不能炒股票和郵購嗎!」被冤枉了的卡蜜拉很不高興,「妳這個冒牌女警少在那裏假裝職務詢問!」

「農場主人說雞和羊被襲擊了。」

「為什麼不先懷疑狼群?這些愚蠢的人類。我幾乎不出門。」卡蜜拉翻了個白眼。

「農場主人說電費超標得很離譜。」

這回吸血鬼沉默了。

八成是因為某個吸血鬼偷了電去供應她裝血袋的冰箱和電腦電視電動縫紉機的運作。獵人環視周圍,意有所指:「那個問題我想妳搬出去就會好很多。」

獵人眼尖瞧見了雜物小山的山腳下靠著一個傾斜的衣櫃,縫隙冒出一截布料,
她笑著說,「噢,對了,我可以幫妳打包衣服呀,別跟我客氣。」

卡蜜拉氣急敗壞地叫喊:「住手!別動那個!那玩意兒的封印如果解除了的話!」

「什麼封印?」獵人裝作沒聽懂,拉開了櫃子。
成套的歌德式禮服從衣櫃中輕飄飄地滑了出來。她笑了

「的確穿歌德式禮服很適合吸血鬼。
雖然現在穿這種衣物外出的人通常被稱為中二病。」


「不、不要讓我想起那天的事情!我卡蜜拉居然被人類嘲笑為神經病!」
Critical hit!自尊心遭到傷害的吸血鬼跪地,崩潰掩面。

那是在她迷上動畫之前的事了,
儘管現在她毫不在乎奇裝異服,曾經的心理創傷仍然難以痊癒。

哎呀,莫非這是卡蜜拉的黑歷史?
獵人斜眼看著吸血鬼身上那套有魔法少女圖樣的睡袍,覺得這件也沒好到哪去。

她決定趁勝追擊。

「本來在懸賞名單上的可不是十三四歲的少女,妳把自己怎麼了?
卡蜜拉子爵,裝嫩是妳的新嗜好嗎?」

「妳懂什麼!胸部太大的話Cos蘿拉醬就不還原啦,我可是很努力地親手車了那套魔法少女戰鬥服!」沒想到一提到本命,卡蜜拉就重新振作了起來。

獵人覺得她搞砸了,非常頭痛。

「啊啊~蘿拉醬那纖細的腰恰到好處的胸,可愛的笑容!
好想抱緊她蹭啊蹭的共度浪漫的夜晚!蘿拉醬人家會很溫柔的!」
卡蜜拉陶醉地捧著臉傻笑。

吸血鬼獵人用零度以下的眼神看著她,
然後從鮮紅的唇中吐露出心聲:「死宅。變態。百合吸血鬼。」

卡蜜拉被她噎了一下,月光般蒼白的臉孔瞬間湧上血色,氣的。
所幸獵人還沒有侮辱她的本命,要誰敢說魔法少女蘿拉一句不好,
她一定會活生生地撕了對方,咬斷她的喉嚨喝乾她的血。

「不管怎樣拆遷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了……」獵人說著忽然驚訝地打住,
「哎呀這句話矛盾得好有趣。」她自得其樂地咯咯笑起來。

卡蜜拉真是受夠她了。

「妳必須……」

「什麼?這麼大年紀了說話還這麼小聲可不像話,大聲一點!」
獵人把手掌攤開貼在耳邊,涼涼地說道。

「妳必須幫我整理這堆東西!不然我是不會離開這裡的!對了,作為交換要給我準備另一個地方……我想想,就一個廢棄工廠吧!幫我打掃乾淨還要恢復電力供應!還要有Wifi!」吸血鬼倨傲地翹著腿坐在自己的棺材上。

死也要撐出高貴冷艷的樣子,吸血鬼想。
雖然她已經沒有形象可言了。

「子爵,事實上,我只負責請妳走,還有個選擇是用這把槍轟爆妳的頭。
這次我帶了很多銀彈。」獵人冷冰冰地微笑,拔出衝鋒槍對準她。

「妳可以試試看呀!」卡蜜拉也眯起雙眼冷笑。
這對她來說也是個好主意。

把這丫頭的小命了結在這裡,就沒人敢再動她了。


就在兩方對峙的緊張時刻,獵人的手機忽然響起凡赫辛裡最終決戰的主題曲。
那是協會定期聯絡的來電答鈴。

在戲劇性的音樂裡,她一手仍然舉著槍,另一手接起電話。

數分鐘後吸血鬼獵人遞出了和平的橄欖枝。

「我們可以為妳準備妳要的廢棄工廠。準備搬家吧,子爵大人。」
她被同僚的反應取悅了,樂不可支。

咦說好的決一死戰呢?這畫風太不對了!

一直到所有條件談妥,卡蜜拉也躺在棺材裡了,
她還是搞不懂吸血鬼獵人的協會在玩什麼play。


天亮了,日光睽違數十年再次照進敞開大門,空空如也的倉庫。

想必除了親眼目睹的她,未來沒人能想像得出,
這裡曾經住過一個傳奇的大吸血鬼吧?

「繼農場倉庫後,下個是廢棄工廠?」
獵人看著最後被扛上搬家貨車的棺材,笑了。

「真不懂吸血鬼在想些什麼。」

宿敵是永遠無法彼此理解的。
尤其是會選擇住在倉庫的動漫宅吸血鬼,和惡趣味多過正義感的吸血鬼獵人。
***
第一次雖然成為擂主錯過了出題,
為了出到題目拚了一把,因此連續兩次成為擂主。

題目是倉庫。
試著寫寫歡樂輕小說風格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烽硯 的頭像
烽硯

夢巡迴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aMaSHI
  • 啊啊,動漫宅吸血鬼好可愛XD
    連飲料都要喝冰的,真懂得享受(?
  • 欸...其實不是享不享受的問題呀。血袋放在常溫中不會腐壞嗎...總覺得長期保存的血袋應該都放冰箱?

    烽硯 於 2016/09/05 23:21 回覆

  • 紙鳶峰
  • 美少女僕人的恨,果然是深仇大恨(誤)
  • 毀人收藏罪大惡極(笑

    烽硯 於 2016/09/22 15: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