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各位我們來談人生談夢想看月亮看星星...誒我不是來瓊瑤的你們別走呀。
是這樣的,我有一個夢,不是,是做了個夢。

若要說做了個惡夢...?好像也不能這麼斷言,畢竟夢裡有出現吾弟。
是個歡☆樂的夢。有我弟登場的夢大多都很歡☆樂。

但是整體有種濃重的陰影,壓迫感很強烈。
類似情節重複了三次,每次主角都不同。
在第四周目我就掙扎著醒了。

第一次是我收到"獨自待在某處一整晚就能得到高額賞金"的委託。
有點心動但還是害怕,於是想說服我弟代替我。

「黑暗只是假象,再說你聽這把琴,
雖然它的弦是橡皮筋看起來很簡陋,卻有很棒的音質!
獨自一人是成聖的必然過程,而對方提供的這把琴簡直是天使的樂器。

你不是一個人,你已經長出了翅膀!
獨自待在黑暗中也形同置身光明,這不過是天使的小憩」

「誒真的耶聲音不錯!姐你說得好有道理!」

...媽的智障,有道理個毛線球。
我不是會說出這麼丟臉臺詞的人啊!

我弟哪有這麼好騙!你們的邏輯下線了嗎!
雖然我是可能會這樣坑他!

何等奇妙的現實性和何等超現實的情節。

***
第二周目充滿不祥氛圍。

同樣為了錢,主角卻是在深夜的小巷和夥伴分開單獨行動,被吸血鬼襲擊。

充滿悔恨和孤獨感的腦子逐漸渾沌,
最後只剩下一句:『無需煩惱,進食即可。』

主角跌坐在某處的屋頂,沉浸於夜色的他似乎正在啃什麼。
這一段就這麼結束了。

插播小劇場:
「少年你在啃什麼?」,「脆麻花啊。」
「哇人家也要吃~(ㆁωㆁ*)」,「給。」

「嗚嗚嗚嗚嗚這不是我弟弟的手指頭嗎! QAQ」
「你自己要吃的。怪我嘍? (゜- ゜ )」

咳咳,打住。
***
後面的都有點可愛和莫名其妙。

穿越的妹妹和哥哥在異世界重逢。

抱怨自己一個人很寂寞的妹妹,
感動再會後要哥哥代替她去完成這個委託。

「我可是一個人忍耐了很久耶,哥你來得這麼慢。
幫我這點忙都不願意人家好傷心。」

我看到妳在偷笑了啦捂什麼臉!
自己說的久沒見面一見就坑哥,不愧親生妹妹!

然後我們的護妹狂魔上路了。
慢走不送,你可以的!少年,Go!

在那之前哥哥和妹妹說,放學我先去接妳回家吧,
讓妳一個人走回家太危險,下半夜再去完成委託。
哇我好感動。(棒讀

於是身為前不良少年卻很好拐的哥哥,
下課的前幾分鐘就全副武裝(因為那個委託其實讓他有點不安)在她的學校門前,
瞪著每個他覺得可疑的人物。最可疑的就是你啦,我叫警察了喔☆

第三周目停在這裡就結束了。

***
第四周目是有個人為了賭金,答應獨自待在不知名小型星球的背面直到早晨到來。
(是的這是科幻,然後你們真的很執著於這個條件,為什麼?)

但這又是個愛坑人的主。所以他想哄他的編輯去代替他,然後告訴他感想。
(喂喂喂你是作家?!是創作者就該親身體驗啊,向露伴老師學習一下好嗎?)

星球荒涼如曠野。

可憐的編輯就這樣一個人坐在冰冷的夜晚裡,
眺望著黑暗的邊緣微泛著霞光的日夜分界線,等待不知何時會來的早晨。

他的淒涼落寞灌進我心底——
靠原來這回我真的必須用第一人視角待在黑暗中那麼久喔!

誰知道天亮要花幾小時!
不要騙我沒讀過書,自轉週期和體積沒有太大關係!

水星的一天就有1408小時!(等於五十八天。
但一年就只有八十八天,這和童年過完就準備要死的蟬生一樣莫名其妙)

至此實在是受夠了,因為在夢裡什麼都理所當然的接受,
但實際上潛意識裡我!瘋!狂!地!想!要!吐!槽!

於是我就醒了。⊙ - ⊙

等等我在夢裡感受到的陰影根本是真的陰影(夜晚=星球級別),
壓迫感也只是不耐煩而已吧!

嗯,這不是惡夢。我這麼想著,坐起來看著窗外。
天已經亮了,謝天謝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烽硯 的頭像
烽硯

夢巡迴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莫赤匪狐
  • 聲音好聽的烽彥姐,連我也想聽妳用好聽的聲音把那困難的台詞講一遍耶. @@

    我才不要吃奇怪的脆麻花啦~
  • 才不要啊啊啊丟臉死了! QWQ

    對了狐狸大哥為什麼裝嫩?⊙▽⊙
    來來來,虎姑婆請你吃脆麻花~

    烽硯 於 2016/05/18 16:39 回覆

  • City Cafe
  • 天哪 ....這啥夢啊 ???

    電視台不找妳當編劇,實在浪費這位人才了 (((歐比康 ....=..=
  • 我有哪個夢不是這樣的嗎? 唉。滿腦子跑馬。
    不要挖鼻孔,會流鼻血⊙ω⊙

    烽硯 於 2016/05/20 20:17 回覆

  • TaMaSHI
  • 結果等到天亮時發覺自己都已經變成另一顆星星了(不
  • 你說得好像在寫詩⊙ω⊙

    烽硯 於 2016/05/23 23: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