籠釋

這戲台 這齣戲早已被關進籠柙
大紅喜轎 滿樓群鴉冷眼目送
以金燭似灼灼的瞳 焚盡 未曾脫口的話語

只記憶唱了又唱 僅傳予女而今佚失了的
半紙因緣書

觀客來復又散 只有烏衣遺妳 以低唱的祝禱
妳的心是幢 疊滿幽靈影子 死去的戲樓

黯淡的樓裡 晃漾風景的眼對誰
用凝芳的淚絮絮 訴說

好寂寞的淡香水 沾上就若有似無
繞樑三匝也繞不出這樓
南弦不絕潸然至今

那是齣不曾乾涸的劇
客來來去去而 只要她有她的琴
玉鐲永遠 等待柔軟的手指去撿拾
暗光裡揚塵的戲台 幕落了總要揭起

一朝愕然 是誰翻倒香爐
再嗅不到絲毫昏聵

凝望的疤面丫鬟 撞上目光淺笑倩兮:

「說書的 妳還未曾說自己的故事
這台戲已永久的落幕 妳在彈唱 予誰聽?」

弦綻聲斷 驚鴉盤桓

許諾過永遠
那些停駐在妳固執的棲木
心愛男子的身影 從未上鎖的籠裡

鳥兒般撲翅遠去


戲樓外那挑花的老大爺
聲聲呼喚:買枝花啊那邊的大姑娘喲

買一枝花 一枝薄如油紙 釀蜜的黃蠟梅
簪在妳年華似水 雲霧轉眼就氤氳的鬢旁

鬢髮清減而 妳的年歲敷重重鉛華的那個向晚
誰在喚妳 如數十年前傷了臉的老僕
在秋夜的宅院前 點一盞燈喚妳?

妳從那青石路外走來 喚這江邊鎮子的名

誰如嫁裳裡的美婦 倚燈芯上飛蛾
焦燎屍骸的火 顧盼妖艷

含笑 妳點起一枝氤氳了舊日的洋煙

這籠裡已空無一物
故事在呼喚妳而 妳呼喚羊脂玉的月

***
寫在詩後:

疤面的孫媽見證了這一切,自年少時候回首,
目光和探看過往的女作家撞了個正著。

試著把以前寫的故事改為詩。
剔銀燈[時代情緣] 03 *完結 

第一代的女子本質上是不屑男女情愛的,貪歡多欲。
她用物質的享受麻痺情感的匱乏,可對於自己踐踏了年少懵懂時唯一的一段情,
事實上又懊悔而內疚,這是她的心病。

第二代的女兒重情,渴望母親能愛她,一再失望依舊無法真正放棄。
母親死後,她的心永遠缺了一角。

原本寄望婚姻,又遭逢丈夫的薄倖。

雖在婚外情重新得到愛情的滋潤,卻因對女兒的補償心理無法斷然抽身。
她本質雖渴愛,但真正的情結是血緣親情。

第三代的外孫女自小生活豐足,雙親卻視彼此如仇寇。

她想要選擇的是自由,認為母親受婚姻所苦,希望被愛但不願被束縛,
在傳統男大當娶女大當婚的社會就注定了顛頗流離。

急於填滿內心的空虛以向自己,亦向世界證明自身的幸福,
屢戰屢敗,以致疲倦不堪。

然人既自囚,饒過自己的心,才能真正自由。

籠釋,關於自我釋放與牢籠的詮釋。
一則用時間去實現的寓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烽硯 的頭像
烽硯

夢巡迴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莫赤匪狐
  • 聽說,沒有人關得住自己,只有自己關得住自己...也不知道是真的還真有其事. @@
  • 我想應該有一半以上是真的,因為杯弓蛇影庸人自擾,自己逼死自己的情況,似乎不少。⊙ω⊙

    烽硯 於 2016/03/28 17:07 回覆

  • 莫赤匪狐
  • 話說我有注意到這篇的字體變大了,是老人家的福音啊. :P

    請問....撿玉鐲與撿肥皂的哏有異曲同工之妙嗎? (喂喂)
  • 呸呸呸,一個是碰一碰手都會害羞,慕少艾的情懷,一個是「學弟你掉肥皂囉」「啊嘶學長不要這樣」,怎能相提並論!⊙ω⊙

    烽硯 於 2016/03/30 15: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