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罪1  

浪尖上永恆的亞法隆
她赤身航行在多雨的 陌生港灣
總是顛頗 好用迷亂忘卻自己的航向

揉皺熨好的裹屍布直至她的床上再沒有
一點清醒的記憶

被吞沒醉得爛泥一樣 罪得無可饒恕
大洋房裡的侍女 是太勤於剝光她了
她們吃吃竊笑,一遍遍洗滌
襯衣上醺然的醉言和淚痕

她的閣樓裡藏了一輪月亮
和好多的空酒瓶

直至哭倦睡去

從結果的蒂切下的胎兒 仍在骨盆深處呢喃

「父親今天又帶了
一雙沾滿了廉價香水味的高跟鞋 回家」

他以約誓麻醉她的謊
若非記憶裡有雨 早該燒個乾淨

恩愛從來在日出前就蒸乾
如此嘲諷 卻又憐憫的淚
一日夫妻百日恩 何處算起
以怎樣綿綿無期的恨記帳

小手裡的脈搏 緊緊握住
相連的血 斷不了不能斷的啊

溺於虛妄
往日母親的煙管吞吐 她的苦澀
而今她醉於更致命的嗜好品

求一個待死的牢籠
著月光的喪衣 在自己求來的牢籠裡 作許久前的夢

傷疤沉默的 臥在老僕的臉上
從不探問

只安詳的將 她的影子 湃在無光連
尋訪也無地幽深眼底

咕咚一聲就沉淪下去
大醉不醒 噩夢不止

***
剔銀燈[時代情緣] 02 

求一個牢籠,她以酒精麻痺自我,向己問罪。
插圖畫得我暈頭轉向,像是我也醉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烽硯 的頭像
烽硯

夢巡迴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莫赤匪狐
  • 真令人哀傷的故事~ @@
  • 我也畫得很悲傷...= ω =

    烽硯 於 2016/02/21 16:00 回覆

  • 楊小醬
  • 寫得很好!
    悲傷無力最後放棄...
  • 以某種層面來說三代之中受害最深的角色,或許就數她了。

    謝謝喜歡~ ⊙ω⊙

    烽硯 於 2016/02/22 18:38 回覆

  • 藍眼睛
  • 恁地無可救贖的模樣

  • 她的母親糜爛了一輩子,終在死前認清此生逃避的冤孽,不過是糾葛於心的內疚。

    而她,自有意識以來,就不斷為己定罪,
    哪怕醉心宗教或酒精,卻比誰都清醒,自然無法得救。

    對較真的她而言,或許要到嚥氣的那一刻,
    才能全部放下全部原諒吧。

    烽硯 於 2016/02/23 15:25 回覆

  • 十九蘭

  • 將視線從紅色酒瓶裡穿堂而過
    玫瑰彷彿也含著鮮血

    悲傷的劇
    有這樣的排場是恰如其份的

    問好小硯。

    (難得妳使用了大字體,呵)


  • 嗷,也向蘭問好!

    難得的短句式,不用擔心超出字數,
    而且,用大字體版面才不會那麼空呀!⊙ω⊙

    這劇目,其實,也並非什麼滔天大罪。
    人若無心,酒肉穿腸過,豈能污妳?

    女孩本性好強,最後卻被己身的潔癖折磨至此,
    悲劇色彩從外滲透她的靈魂,想來是難以昭雪自覺的汙穢。

    能夠出外工作,相親結婚而非媒妁之言的婚姻,身體上,理應比她的母親更自由,但心靈上,她依舊困守在名為家庭的囹圄。

    烽硯 於 2016/02/24 16: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