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燈滅  

你看見我了 在那齣斷頭的戲裡
你失去頭顱 而我

我抱著不會哭的瓷娃
聽自己喉嚨裡 不成聲的譏嘲
尖銳如鳥籠外 那些冰冷的眼睛
(該死的烏鴉!)

你從那道樑上跌落
頭顱栓在繩子上跌落
用死別前最美的姿態 詫笑
彷佛早料到卻又
未曾猜中真正的劇本

五月的新娘
石榴剖腹而把 酸甜的血腥溢了一地

血。

凡是沾過那河水的都忘卻了因緣
吞下漆黑的夢土 是由於太過饑餓
太久未曾記起飴糖 是怎樣的味道

那日驅逐夢魘的指爪
不意竟啄瞎我的雙眼

盲目 早已只看得見
這黑棺裡霧茫然 唯煙燈裡搖曳著的
舊日黃昏

那日我把瓷娃的白頸摜碎
依舊連一聲哭泣 也無
連空心的頭顱一起摔成虀粉

那日門框裡女兒細瘦的背影
握在 傷了臉的丫鬟手裡
買了麥芽糖回來

把我被髮緊緊纏住的骸骨
好好的收在她夕照下
仍然深不見底融化的
流金眸子

像渡鴉把煙燈的光
叼進巢裡

***
試著把以前寫的故事改為詩。
剔銀燈[時代情緣] 01 
渡.鴉[暗黑狂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烽硯 的頭像
烽硯

夢巡迴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
  • 果然...有故事的fu ^^
  • 希望你喜歡~ ⊙ω⊙

    烽硯 於 2016/02/02 22:46 回覆

  • 莫赤匪狐
  • 個人認為,抱著瓷娃娃在旁邊哭,總比掉了腦袋還要好一點? (聳肩)
  • ...怎麼辦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拿翻譯蒟蒻過來! ⊙▽⊙

    烽硯 於 2016/02/04 13: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