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纏
做了個夢中夢。

在第二層的夢裡,鬼對看得見的人來說,像是僵屍一樣,
死狀淒慘,碰得到也能傷害該人。

在夢中讀恐怖故事,但比起閱讀更像是共感。
女主角一直瞞著朋友自己看得見鬼的事實,
直到她死去的母親化為厲鬼出現,夥同旅行地點的鬼靈,
聯手掐著她頸子拖進水裡,幸好被救了起來。

當男主和她沒神經的小夥伴終於發現她看得到,想辦法要保護她時,
咱就回神了,『浮』出了書頁,身在一間裝修好的新屋子。

然後我忽然發現自己看得到,祂們也看得到我。

更糟的是,祂們無所不在,
還會慢吞吞地尾隨我,做些莫名其妙的奇行。

我害怕得不敢往後看,打了好幾通電話給老爹,拜託他快點回家。
他進廚房時,有個鬼正在往瓦斯爐臺上刷油漆,紅的。

我故作鎮定地抱怨新裝潢的油漆顏色搶眼,
老爹困惑地說是有點偏黃但還是淺色為主,我才想起他看不到,
自然包括那"油漆"。沒準是祂的血呢?

往老爹身邊躲,趕緊假裝正要進屋的那個和廚房裡的都不存在。

老爹看不到,是絕緣體,
看著他打開櫃子時,手穿過了那個鬼的屁股,我就囧得不行。

鬼很難得看不到我似的,該幹嘛就幹嘛。

這時二黑也回家了,扛著一幅很大的畫。

他和老爹吵鬧一番,就各自回了房間。

他們吵架的時候,誰都繞著我們走,
看來無聊男子的爭風連鬼都嫌。

老爹和二黑走了以後祂們又開始跟著我,被我一摔門拒絕在外,
但擋不了多久,我的怒火很快就被恐懼淩駕。

而作為鬼,物理屏障不起作用什麼的真是太作弊了。

怪的是,雖然沒意識到自己在作夢,
我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翻來覆去,睡得很不安穩。

這時咱忽然想起現實中知道的經文。

據說是顯現憤怒相使鬼退縮的作用,不是攻擊或超渡祂們,
所以不會惹惱祂們,也不會讓祂們想要搭順風車而聚集過來。

這還是全家都在念佛的朋友和我交惡前教的,想來不會害我。
諷刺的是人都決裂了,誰知這無形的贈物卻成為我護身的法門。

我眼一閉,也不再關注祂們又擠了哪些新面孔進來,
開始專心地低聲誦讀,念完一遍很快再重念一遍,周而復始。

我突然張開了眼,看見外頭早已天明。

自夢中驚醒,胸口悶得難受,像被眼皮後的黑暗層層緊縛,
當我猛然想起自己其實是看不到的,才鬆了口氣。

醒來不久,打算在床上找睡前放的手機,卻是在書桌上找到的。
完全沒有印象,想想有點毛骨悚然。

最讓我感到打擊的是,夢裡娘親始終不在。
我們家的男人完全靠不住,救命喔娘親!(大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烽硯 的頭像
烽硯

夢巡迴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莫赤匪狐
  • 喂....烽硯妳的夢境實在越來越具體繁複了啊!

    看到鬼的那幾個鏡頭情節,讓我想起<我當道士的那些年>,烽硯妳該不看過這本吧. @@
  • 沒有欸,我是飄版上的常客沒錯,但沒有看過那個故事,
    個人比較喜歡日本怪談和NOSLEEP的翻譯文。

    這是剛醒來時留下的第一手紀錄,
    會那麼具體詳細,想必代表我的壓力越來越大了...

    話說這幾個月精神緊張到我不敢看鬼故事,好想念飄版...
    ˊ_>ˋ

    烽硯 於 2016/01/14 20:43 回覆

  • 一秀
  • 夢----有時是一個預告,,但也多是夢醒就忘了情境
    鬼----其實也是屬於四次元空間的文明動物爾,,我們就住在三次元的空間文明動物,,不是嗎??
  • 是不是文明動物我不得而知,但人鬼必然殊途。
    希望這個夢並不是要諭示我將會倒楣~⊙ω⊙

    烽硯 於 2016/02/07 21: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