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象預報  
【晴】

大黑貓總是一身紅襯衫,黑大衣,褲管久洗起了毛邊,
略圓的鵝蛋臉兒,見貓就笑的發傻似的。

今早出門時她的馬尾辮在腦後彈跳,像一隻貓歡快的豎著牠的尾巴。

(我懷疑在她的腦袋裡還播著【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那詭異的傻歌。
她開心時總是一直唱一直唱,唱到高興還會抱起我轉個不停。)

今早我在陽台瞧見她雙手端著她的摺疊傘,
像提著一支槍那樣奇怪的姿勢,小跑地穿越馬路。

如果她是隻貓,肯定是隻笨拙的貓,還是我們同伴中最笨的一隻。

就這點來說,我覺得我才是一家之主!

雖然她總自稱主人,但是諒在她會恭敬的讓出沙發和床位,
還會定期上供好吃的貓餅乾,小爺對她的僭越一向採取寬容的態度。

太陽很好,溼度低。
爺的鬍鬚告訴我今天是出去散步的好日子。

踏著遮雨棚,我咚咚咚地跳到了窄胡同的另一端。

那個誰,樓下王叔王嬸養的看門貓,
替我告訴大黑貓一聲,今晚城東貓兒們約好一起曬月亮,
我會晚歸,不要太想我。
............

【陰】

今天不太溼,本應該在特等席上美美的睡一覺才是,
可大黑貓今天在家,還占據了我的陽台。

我喵聲喵氣地問她在幹嘛,作什麼霸占我的特等席,
她說她在賞對面公寓的貓。

我震驚到鬍鬚都捲了起來。
妳已經有我了還這樣!

待她回了房裡,又打開那個可以折疊的扁箱,
用她的細爪子在扁箱上敲敲打打。

(扁箱上有很多奇怪的方塊,一下隆起來一下陷下去,
喀嗒喀嗒的踩起來不是很舒服,不過冬天窩起來很暖。)

我跑過去跟她擠會轉的椅子,被她輕輕推開。

用肉墊漂亮著地,莫小看爺的毅力,
我改爬上桌子,左蹦右跳,在扁箱打開的蓋子後揮動手臂。

大黑貓看我看我看我!

我叼住扁箱和牆壁上連的線,一把給扯了。

大黑貓終於理我了,
可是她接下來就把我揪起來丟到沙發上,說今天沒有晚飯。

我很難過。你們理解嗎? 就是耳朵鬍鬚和尾巴都垂下來的那種難過。
................

【雨】

溼淋淋,無數彈跳的水珠,
我從窗縫裡伸出一隻雪白的毛爪,
讓一顆抖動的雨滴落在我光禿禿的肉墊上。

好冰! 我驚跳,連忙縮了回來。

「亮亮,不是怕水? 讓你愛玩!」
大黑貓嘲笑我,我沒理她,繼續聚精會神地看窗玻璃上的水珠,
眼珠轉啊轉,我要看誰先落地,一個都別先偷跑。

雨天綠葉好像也更綠了點,大黑貓說,那是透明的綠,綠的好透明。

(那是什麼? 反正不管她。)

我喜歡綠葉,也喜歡藍天。

大黑貓喜歡紅色,她曾指著髮圈和襯衫等東西,
跟我說:「亮亮,你看,好漂亮的紅色。」

紅色同灰色也差不多,其實我分不出來。

女孩子總是能夠從兩種幾乎一樣的顏色,
看出非買兩雙同款鞋子不可的理由。

隔壁的灰虎斑(她主人給取了個洋名,叫什麼,沙礫? 還是莎莉? 不重要。)說,
她的主人就有五件以上相似的紫洋裝。

娘們的想法爺們是理解不了的,嘆之。


大黑貓滿屋子忙,揮動掃帚,我上前去,撲掃帚枝條。

「亮亮別過來胡鬧! 你又掉毛了!」她又好氣又好笑,插腰做茶壺狀。

大黑貓不喜歡雨天,一到雨天她的頭髮末梢就會捲,
髮尾捲了就得用梳齒用力拉扯才能梳直,地上就會掉很多頭髮。

這時候房間地上就會滿是黑髮和白毛,哦,白毛是我掉的。

我覺得挺好的,衝過地板的時候長長的髮會滿天飛,好玩。
可大黑貓不依。

「亮亮乖,去沙發上坐著。」大黑貓發號施令了。

我裝作沒聽到。

「亮亮,晚餐吃魚。」

真的嗎?! 我管不住我的口水了。

喵嗚喵嗚,我直嚷,大黑貓趕快去買魚。
要是我能用碗筷,現在一定會拼命敲碗。

「要你乖乖的才行,去沙發上睡覺。」


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

所以我乖乖地窩在沙發上,躺著躺著就睡著了。
.................

【颱風】

風大,雨大。窗外不時有招牌晃動,匡瑯匡瑯。
大黑貓不用上班,在家看電視看的很歡。

我在紙箱裡窩著,舔舔毛,洗臉洗腿兒。

不用擔心我閃到腰,
爺柔軟的很,我把前腳抬起來,舔舔肚子。

"啪嚓"一聲,燈給滅了。

「停電了,不行,手電沒有電池。
蠟燭...蠟燭在哪?」


我眨了眨眼,看大黑貓滿屋子亂抓。
找貓嗎?在這裡。

我的尾巴重重拍打著地板,無奈她急慌了沒聽到。

沒有燈光,大黑貓就會變成個睜眼瞎。真拿人類沒辦法。

我蓄力一跳,落到她的大腿上,
那裡軟綿綿的,很溫暖,平時我經常躺那睡覺。

可她尖叫一聲,險些震破我的耳膜,
我也嚇的毛髮根根倒豎,活像隻小刺蝟。


「亮亮! 你嚇我呢?! 黑暗裡眼睛綠汪汪的發著光怪恐怖的!」

小爺才被妳嚇死了!
那麼大的聲量也不怕嚇死貓!


「你好好待著,那麼黑我怕踩到你!」

大黑貓順著牆壁一路摸下去,渾然不覺我貼著她的腳跟進到了廚房。


大黑貓拿出蠟燭,點燃了。

廚房頓時亮了起來,暖色的影子在牆壁和天花板間晃動著,怪有趣的。
我忍不住湊了過去,繞著她的腳邊轉,眼珠直盯著火苗。

她又多點了幾根蠟燭,這下客廳也亮起來了。

大黑貓說,今天吃魚罐頭。

我不反對。罐頭好,醃魚好,給我多一點更好。

***
寫在文後:

還是大學新鮮人時給中國文友寫的賀文衍生。
擬貓視角,以天氣為副標的小品式短篇故事,
所謂貓象預報,天天有新事。

為貼近壽星的生活背景,仿當地人口吻。

本以為回首看去,會覺得過去的自己寫什麼爛東西,
沒想到時間隔的久了,當成別人的文章倒看得挺開心。

只是沒想到我也有這麼天真爛漫的時代啊...
對比現在真是大步走回頭路(鬱悶

故事孕育的過程中,就像心頭肉似的總是白天想著晚上也夢著,
文章一但發表,形同脫離母胎,不再有連帶感,自然印象就淡薄了。

若不是腦中確實還有筆耕的過程紀錄,簡直太陌生。
果然是管生不管養,不負責任的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烽硯 的頭像
烽硯

夢巡迴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