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02 13.58.33      
【之一】
最近的夢相當怪異。

夢到對街有人騎車軋了我朋友栓在那裡的狗。
(現實中養狗的熟人只有我堂姐,說實話我也不愛狗,
不過如果朋友的毛小孩出事,的確讓人無法坐視不管。)

咱抬頭看到嚇了一跳,衝過對街把狗抱起來檢查,
幸好受傷但不重,還活著。

夢裡咱轉頭,瞪著那個沒長眼的小混混,
心裡直打鼓但不是因為恐懼,而是燒到有點亢奮的怒氣。

假裝害怕低頭看地面,我偷偷記起他的長相和車號,
然後抱著狗走了。

走的時候咱始終感覺到他的目光扎人似的盯著不放。

回去把這些都抄在一張碎紙上,
夢裡放紙條的桌子周遭是一片虛無的黑暗,沒有房間的輪廓。

然後過了不久,我的朋友跑來說:
你騎的車燒起來了!

跑過去一看,不是機車燒了,
是掛著的提袋裡冒出火和濃煙。

正好是我遇到小混混時揹的。
想來他就是靠這個袋子認出我的車。
(雖然夢裡是這樣,但我實際上並沒有車)

打開來檢查,收集靈感和塗鴉紙片的資料夾燒得都糊了,
放在真實生活中早就足以讓我抓狂崩潰個十幾回。

奇怪的是我並不特別生氣或傷心,只暗暗想著:
果然來了,多管閒事的代價。

其實就算是作夢,我心裡也有種預感,
沒和狗一起當場被打死已經算走運了呢。

好奇妙的夢。

長大之後,老早沒膽子幹這種事了。
倒是很像國中時的我曾有的風格。

是現實的相反?
還是深層的願望和恐懼?

不管是壓抑的情緒狀態還是身體上出了什麼問題,
透過夢境或許能從中辨別出,腦自潛意識對我們發送的信號。

***
【之二】
有一回的夢也是相當離奇。
雖然還是一貫被人追趕或追著什麼跑的情節。

夢裡的一個老師對咱和二黑很壞,
值得一提的是,我在夢裡不是他姐姐,
而是同班的男同學,頗有點難兄難弟的感覺。

咱們平常假日常結伴去租影片來看,抒解壓力。

有次意外在店裡發現那個老師虐待別的學生被拍下的紀錄,
就和店家買斷,準備寫上投訴信函,終結不襯職的教師。

二黑有其他計畫,他自以為隱密的去跟蹤蒐證,
結果連影片的存在都曝光了。

對方揚言要來折斷光碟,再狠狠地教訓咱們。
啊啊啊二黑你這個小渾蛋!

這下只能跑啦。

咱倆一直不斷的在看似現實中咱學校和圖書館融合體的地方奔逃,
好躲避窮追不捨的惡鬼教師…

然後咱就醒了。

難道我對弟弟衝動後就容易壞事的怨念,
已經傳染到夢裡了嗎...(揉臉
***  
【之三】

作了討厭的夢。

夢的起始,“我”似乎身在臨時召開的演講席中,
上頭那人仗勢隨意封了宴會場讓我相當不喜。

開口直言了什麼,口氣憤懣不屑,
被賞了顆子彈差點直接歸西。

即使被身邊幾位男性朋友推下椅子,子彈剛好從頭頂飛過,
對方仍然背後發話,讓大族出身的幾個朋友暗中解決我,就不追究。

他們將計就計,對外表示出遊時我自開一車,因剎車失靈飛下海岬而死。

事實上,咱擠在他們的車上,回了某世交的大宅,
窩藏在地圖上沒有的客房隱匿起來。

雖保了一時平安,但又能瞞得多久?
曝光了大家都要完蛋。

正是索性一了百了,萬念俱灰的時候,
我醒了,沉浸其中難辨何者是夢。

夢裡的我怎麼這樣莽撞?
明明好像身分很高,族裡的人都怎麼教孩子的…
多半一貫嬌寵吧。

越是應對得位不正的小人越該管好舌頭,
被勢壓了前半輩子,好不容易得意了,
怎忍得了十幾歲的小姑娘隨意譏嘲?

雖然看起來個性善良頭腦也伶俐,
但與其力保不識時務的繼承人而牽連全家,
還不如要個愚笨點但不自作聰明的。

好吧我在遷怒,
人家小姑娘也實在倒楣,這樣嫌不厚道。

畢竟是代入第一人稱視角,精神創傷頗深。

…………
被逼入死境,那種不甘絕望重重迫著胸口,
心若擂鼓讓我醒後不久依舊害怕的難以呼吸。

臥床驚魂不定的思量著,
我才察覺,窗外正暴雨。

#最近壓力似乎很大,明明日常無甚風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烽硯 的頭像
烽硯

夢巡迴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