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一個清晰無比的噩夢,到現在還是心悸不已,恐懼使我反胃。
那感覺並非源於夢中的房間塗滿了血紅。

而是因為,夢中的【我】眼睜睜看著它如何被噴濺的鮮血弄髒,卻不阻止。

太過真切的場景。

我一向害怕冷靜的瘋子。
而旁觀的【我】和正在分屍的【那個人】,
雖各隱藏得很好,顯然都已經發狂了。

作案的是一個和朋友說說笑笑時一派純真,看起來再普通不過的乖巧男孩。
他在街上拐回「新朋友」,然後在廢棄的紅色屋裡,將他們活生生地肢解。

男孩心中的空虛和扭曲的愉悅感倒灌而來,
同時存在於那裡的【我】的良知,本能地抗拒那光景,卻無法動彈,只能看著。
.
.
.
主視角的【我】在前一個夢境裡回溯到過去,
用他人的身分和從前的自己相識。

男孩與來自未來的自己相遇那天,也是和死亡擦身而過的命運之日。

險些淪為殺人魔獵物的他們在事後,
讓那個戴著和藹面具的老頭犯下的罪孽曝露在人前。
慶倖保住的性命之餘,兩人因為不尋常的緣份仍維持著交情。

【我】總算在過去的時空站穩腳跟,娶妻立業不再碌碌無為。
至此,多美好的夢境?驚險有之又死裡逃生,有嬌妻美眷和大好前途。


然而男孩也找到了他真正的嗜好。
在老頭沒有被警方發現,外觀仍然氣派的洋房裡,
他獨自進行著和前屋主一樣的行為。而【我】是唯一的觀眾。

一邊想著非阻止他不可而跟去了,卻在血腥的記憶疊加中,理性鏽蝕而停滯。

【我】很清楚自己沉迷於旁觀的原因,他心醉於分屍的契機。


因為他們都看到了。

老頭在紅色的房間裡,將與他們一起被請進屋內的女孩,
切割成血肉模糊的碎塊。

同樣的根源使男孩的情感和【我】達成共鳴,
即使最能理解男孩喜悅的便是【我】,恐懼卻也源自於這種共鳴,一體雙生。

【我】在回家後越發無法面對妻兒,飽受矛盾情感的折磨。
男孩變本加厲最終被繩之以法,留下因為得到解脫暗自歡喜的【我】。

但【我們】,畢竟是同一個人…呢。


儘管荒謬,細節卻太過寫實的連鎖夢境,
讓我一度以為那裡才是現實,而噩夢,永遠醒不來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烽硯 的頭像
烽硯

夢巡迴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時間的河
  • 夢如漩渦般的深淵~創作力十足.
  • 是喲,做一場夢紀錄下來,
    品質就堪比想了一個下午的故事了,
    情節也太完整! (=゚ω゚)

    烽硯 於 2015/07/26 18:50 回覆

  • 楊小醬
  • 真的是一場夢?!以為是寫出來的小故事...
    記性太強了,我都不記得噩夢的內容...

  • 因為恐怖的情節非常深刻,又覺得不寫可惜,
    剛醒的十幾分鐘內就立刻抓起手機紀錄下來了。⊙ω⊙

    烽硯 於 2016/03/02 23: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