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相識的一名格友,暱稱動物管理員。

是直呼全名好呢?還是取管理員三字?
認識新格友雖高興,只稱呼一點真令人彆扭啊。

煩惱著,這暱稱卻喚起了我往昔的記憶。
我是認識一位貨真價實的『動物管理員』的。

說來話長。


國中時,我在學校附近的一棟大樓裡上補習班。
說很近是什麼樣子呢?

忘了帶作業的時候,五分鐘內就能跑過半道圍牆,
進校門和警衛說一聲,拿著鑰匙進校舍裡拿東西,回來最多十五分鐘的程度。

我至今記憶猶新。

那是個格局極小,新開的補習班,和所謂有名補校完全是兩個概念,
如同屈膝團坐的幼兒,無名也無資歷,少有關注。

一樓的青綠磁磚地被刷洗得發亮,帶著洗潔劑的香氛。
牆面粉白,門邊就是狹窄的管理室。

說是管理室,也不過僅供旋身的四塊磁磚大小的空地。
沒有門,身旁就是用於等候電梯的空地。

那裡放置著辦公桌和種種雜物,
然管理員的位置經常是空著的。

如果記憶沒有出錯,正牌管理員是一名中年的婦人,
常在學校圍牆外的人行道灑飼料餵貓。

管理室前有幾級台階,那裡是隻黑白貓的專屬座位。

也許是管理員放養的貓兒之一吧,
但從來沒有其他貓會湊上來和牠親熱的並肩坐著。

每次來補習,總是看見牠獨自一貓端坐在階上。

牠是隻獨眼龍,不知什麼原因,一隻眼睛灰暗如滅了的燈。
但完好的貓眼綠熒熒地顧盼,顯得淡然而機敏。

那模樣簡直像極了門衛,我們於是戲稱牠為大樓管理員。

牠一向是靜靜的守著牠的崗位,看門外年輕的人類少年少女嘻笑著來來去去,
如那些坐在門前藤椅上凝望車流縱橫的老者。

心裡想些什麼呢?
我不曉貓語,也不敢擾了牠的要務,自然無從得知。


有一回,晚間課程告一段落,正是學生們要返家的時間,忽然電梯前一陣騷動。
同學們都是好奇心旺盛的年紀,這下子都匆匆趕過去一探究竟。

原來是等電梯的人見門一開正要進去,
卻發現已有了不速之客。

那黑多於白的身姿竟端坐在電梯的鐵皮地板上,到樓上來了。

是大樓管理員上來巡視哪!
我們吃了一驚,隨即打趣的竊竊私語。

牠也不出電梯,兀自打量補習班內部的陳設和周圍目瞪口呆的我們。

彷彿在說:「我就來看看。挺好的。
噯,你們好好學習,看什麼熱鬧。」

那光景想想還有點滑稽。

一隻黑白貓坐在電梯裡被人類圍觀,
架式安穩,八風吹不動。

看牠那樣子,像坐在電視機前看八點檔,
反倒是我們大驚小怪了。


等看熱鬧的心情淡了,一夥人也就鬆手讓電梯門關上。

不記得是否有人和大樓管理員同坐一台電梯,
但見兩片鐵門緩緩合起,直到那張貓臉消失在縫隙之後,
大樓管理員始終不慌,一派『噢,這樣就結束啦?』的悠哉態度。

亮起的電梯樓層一格格向下。

一樓的人看見大樓管理員從容地走出電梯,
會是怎樣的表情呢?想著就令人發噱。


國中畢業後,少有機會經過那一帶,
有時難得路過也沒再見到大樓管理員。

牠去了哪裡呢?
又或者只是恰巧乘電梯出巡了?

真讓人滿心掛念啊。


不知哪天會不會和大樓管理員再次相遇。
那時,「能給咱說說你的故事嗎?」我定要這麼問上一句。

或許久不相見,牠仍要無所謂的一扭頭,
彷彿說著:「哪裡算得上什麼故事呢。」

又或者只是目不轉睛地,
在記憶中那專屬席上,看牠的風景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烽硯 的頭像
烽硯

夢巡迴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