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807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上篇:【電報島,發條鳥】03 
****
「徒步還這麼準時......老天爺,快上車吧。」奧庫安是個圓臉濃眉,年過三十的黑髮男性,大概是幽靈先生見過最好脾氣的法國人。這讓他稍微扭轉了壞印象。「寧早一小時,不晚一分鐘。」霍夫曼醫生惱火中帶著自豪地答道。

結果,因為巴黎的嚴重塞車,奧庫安讓他們多等了一個半小時。所幸那天雨停了,白天要暖些,漢斯的病情不至於惡化。到了十一區,還在發著低燒的漢斯立刻被奧庫安先生送到附近的小醫院做檢查。

「請問…我們在巴黎看病會不會很貴?雖然已經準備好了漢斯在布列塔尼接受治療的醫藥費…」妮科緊抱著從沒離開過身邊,上了好幾層鎖的皮箱,用不流利的法語有些怯怯地問。

「巴黎還保留著對難民的醫療福利制度,折扣後的金額對我們來說不算什麼,你們就放心吧。」奧庫安試著讓她放心:「之後去布列塔尼記得申請津貼,也可以減輕一點負擔。」

待他們簡單地梳洗,換上職員準備的便宜衣物,天色已暗。

職員們給成年的人倒了酒,奧斯卡晃了晃高腳杯,向艾米爾得意一笑。尤哈斯.貝洛對於餐前酒有些困擾地蹙眉,他妹妹伊麗莎白對酒沒有太大的反應,默默地吃著下酒的餅乾。

等未成年人也分到了果汁,職員們舉杯:「敬你們的平安。」杯中裝的是氣泡酒。醫生似乎為氣泡酒心花怒放,幽靈先生也不討厭。

邁爾家的兩個女孩回到寄宿的地方時,已經是晚上七點半,妮科的情緒相當低落,多半和漢斯留院觀察有關。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篇: 【電報島,發條鳥】02 
****
K在向所有人隱瞞著什麼。白日,沒有雜務的時間,他就會頻繁推開通往下水道的暗門。要自由穿行這個地下世界,沒有自己的引導是不可能的。K也並未在地下多逗留。

他的腳步聲總是在歌劇院不遠處消失,爬上進出人孔的梯子後,重新在地面響起。

這些條頓佬不是被正在伏兵追著嗎?

看其他人的樣子不像撒謊。那麼可疑的大概是K了。否則,無法解釋他為何不惜冒著危險,頻繁地在地面上出沒。


無論K是否背叛了他的同伴都和自己沒有關係,幽靈先生懷疑的是,這個人是否隱瞞了什麼對自己來說極為關鍵的秘密?
對幽靈先生來說,最要緊的,就是確認K的動機。

因此第七天,當K表示,希望對巴黎地下水道系統進行一次路線的探索,請他帶路時,幽靈先生並未拒絕。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上篇:【電報島,發條鳥】01  
****
幽靈先生又戴上了他的面具,一種無形的面具。隨著領頭的K和他熟稔起來,周遭的人也逐漸開始放鬆。

得知那間寬敞的小廳只是地下世界的一小部分時,他們震驚的表情讓幽靈先生頗為受用。 

分配給他們的房間沒有恐怖的人偶裝置也沒有殘酷的機關,只是隔音非常好,誤闖後就絕對無法從裡面打開,空無一物的房間。它們的用途在於讓人在虛無窒息和飢餓中逐漸發狂。在他的指揮下,房間被打穿了一個洞,使其失去原有的作用。 

K隨後又向他請求使用那個通往巴黎排水系統的暗門,曾經做過一樣事情的幽靈先生立刻領會他的意圖,親切地告訴他暗門的用法。說不定哪天他睜開眼時,這些人就已經從排水道離開了呢?

 

當K向他致謝,幽靈先生不懷好意地咧嘴:「你們要感謝的是自己的謹慎。如果你們一來就四處亂翻,跑進隱藏通道,可能已經被我捏死。切記,這個地方是充滿機關的魔鬼巢穴,沒經我允許,別輕舉妄動,否則小心丟命。」

「那……那我們真是太幸運了。感謝你的寬容?」K困惑地微笑。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民俗和少數獵奇描寫,慎入。日常風短篇小說。主要角色都是老人家。其實覺得不可怕(笑
****
王家夫婦住在這棟公寓已經四十幾年了,和附近的鄰居都是老相識。

王先生看起來人屆中年,王太太已經有老衰的樣子,大家都很識相地不去問原因。

地方舊雖舊,勝在安穩。人和環境,彷彿還是當年的樣子。

近年,有幾戶的房子開始不是自用而選擇租給年輕人時,老住戶們也聚在一起抱怨過。

終究是學生居多,在外地獨自生活已經艱難,不久居民們就想開了,放棄上門去罵人。仔細想想,其實那些嬉鬧的噪音,隔著自家的門,也沒那麼吵。

但是有些房客,不只帶來困擾還會造成鄰里的危險。


那天,王先生一清醒,就聞到一股濃重的腐敗氣味。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