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女高時期發生的事情。

A是班上非常開朗的一個同學。應該說,她是我有生之年見過最開朗的人。

身為班裡的核心人物,A總是扮演帶動氣氛的角色,出錯被當成笑料,也毫不在乎地跟著一起拿自己解嘲。

怎麼說呢,明明是這麼隨和的人,我卻不太適應她。那種過火的表現和有點急躁的語速會讓我感到壓力,因此變得焦慮。

這樣的A,和我一直是平行線,然而因為某件事,使我對她異常地在意起來。

那是高二上學期將結束的時候,朋友想帶我一起去有A出席的聚會,由於沒有到討厭她的程度,我並未拒絕。

聚會地點是時下女孩子喜歡的下午茶餐廳。
我的座位左側是和A的共同朋友,斜對面則是A。

當天她化著一點薄妝,氣色紅潤,馬尾在肩頭隨著交談時強調的手勢輕微晃動。

因為加入不了話題,我便和朋友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最近看的書,當朋友和A她們說話時,我就埋頭吃吃喝喝。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