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ru的曲子,總是給人要尖叫嘶喊出來的感覺。

節奏激烈的延命治療和Absolute nonsense,
乃至於有點頹廢風的悲しみの波に溺れる,都帶著滲進血管的慢性神經毒。

第一次聽的時候,那種感覺像是身體深處的傷口擠壓破裂,
明明是不對勁的,你卻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問題。

像是眼壓過高,又或者游泳時氣管嗆水,從體腔內部壓迫帶來的疼痛暈眩。

然後我會憶起,那是兒時哭到喘不過氣時胸口的悶痛。

明明我沒有掉眼淚,只是忘了呼吸,
卻彷彿全身的細胞都在嘶聲哭泣。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