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3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使行文如行板  
不那麼好的文章,如套路式的作文。

作者鋪墊的界限分明,開頭像是刻意豎立起偽造成史跡的牌坊,
帶有廣告意味的魅俗,一路看去皆是歷歷可數結構裸露的起承轉合。
末了還要往你身上打上聚光燈,恭送你離去。那可真是挺不自在的。

好的文章開場淡然如閒聊,一陣風吹過,你人就走在某處的小路了。

隨行的是一位要好的友人,你散步在他熟悉的地方,聽他絮絮地指點著,
而非與個沒幾句便試圖推銷什麼給你的糟糕導遊在陌生的市區兜轉。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IMG_20160801_044353  
有段時間,唱歌時,不再有聲音自靈魂湧出的感悟,
發聲變得傷害喉嚨,歌聲沒有彈性,枯竭粗礪,連自己都不想聽。
而唱歌是一門需要自戀的嗜好。沒有自信,就唱不出口。

我變得比起書寫更愛繪畫,但苦於發表時需要使用文字,不再如往日享受而滔滔不絕。比起小說更愛漫畫,蜻蜓點水飛掠過虛妄的水坑代替專心沉浸在一汪海洋。比起錄歌更想彈琴,不想再費盡心思碰撞自己天賦的極限,寧可無心地去耍弄拙劣的琴音。比起安慰的言語更渴望擁抱,儘管自己在現實中能擁抱的人少的可憐。於是不再和人說話。

能夠恢復唱歌的欲望,至少說明精神上有力氣去應對了。畢竟我即使病到鼻塞喉嚨痛還是照唱不誤,高興唱,不高興也唱,哭了唱慢歌,憤怒拿快板來嚎。人生前景還是有點絕望,不過只要能唱歌,一切就都還好。
***
我從小唯一確實擁有的天賦,是歌唱。雖然比起以此為職業的人還差了一截,在業餘中已經算是擅長,也為此自滿。隱約知道自己的極限,依舊很享受學習挑戰與孤芳自賞的過程。去年開始把不會說的語言也勇敢地唱下去了。

做死是有其慣性的。義文之後我又對法文拉丁文歌曲躍躍欲試...雖然講得高大上,其實都是動畫歌曲w

哎,我有虛榮而膚淺的收集癖。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