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7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暑氣撲面而來,牛車慢悠悠地走在偏僻的小路上,
沒人說話,大夥兒都熱得暈頭轉向。

「南方,可好玩了!」
這麼喊的不是我,是旁邊那個傻氣的小廝,我連忙把他撈過去捂了嘴。

「蟲子都這麼大,還有果子吃,為什麼不好嘛!」他委屈地說。

也只有小孩子有閒心歡喜啦,
說是貶到南方,咱們可不是要在蘇杭落腳啊,傻了吧唧!
這話就算讓夫人老爺聽到不打死你,姨娘們聽到也要掐得你半死不活。

車駕路過江南即將往更南的地方前進時,夫人的淚水比黃梅時節的雨還密,據守夜的說,客棧都謠傳起有女鬼作祟,衣袖潮得天亮我去伺候她更衣時都乾不了。

唉,別提了,回想起老爺貶官的事我心裡就難受。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南方  
在我被分配到的灰暗狹窄的房間,
她雪白的倩影總是翩然出現在朝南的那扇窗。

她是我的安琪兒。我生活裡唯一的色彩。

***
在這個工廠裡,我們為暴力組織製造用以爭鬥與散播絕望的商品,以榨取身心的健康為代價,所求僅僅是為自己的原生家庭帶來一點奢侈的物質快樂。

不想幹了。我想家。我可能明天就會死了,至少讓我回家看看家人的臉。
做這種用來殺人的東西死後會下地獄的。

這些話,如屍骸上盤旋的惱人蚊蠅,在工廠裡凝聚成漆黑的瘴氣——

但是,想想回家時能夠吃到多點肉的家人幸福的臉啊。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我轉動我的尾巴,把它扭成一個螺旋槳。
像曾經某個鄰居家的小壞蛋不高興時就擰我的尾巴一萬多次。

然後我就會升空,滑過天際成為流星!
沒有騙你,有次我真的成功飛了起來!

雖然這種行為根本是虐待,但我一直好嚮往那次飛越原野森林和大河的旅行。壞小孩嚇得哭叫,很快變成了小得能停在爪子尖端的蟲子,被我拋在地表無暇理會。

世界多麼美麗!為何我們生來就沒有翅膀呢?
降落花了半天,我又花了兩天才從好幾公里外走回家。

那之後我每天都試,但是再也沒有成功。
同伴都笑我是只有受虐狂的瘋貓。我也因此摔了一千次。
媽媽說,這樣下去我的骨頭還沒長好就要又斷光啦,再也不准我出去玩。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因為朋友的推薦而接觸了鬼束千尋的歌,《月光》就是其中一首。
由於本身偏愛節奏明快的歌,有一度還對它興趣缺缺呢。

她的唱腔相當獨特,有種滄桑的魅力,一度讓我以為女中音也Hold的住,
誰知音調比想像中還高,讓我吃盡苦頭。咳,這個我們先不管。

歌詞帶有濃重的詩意與故事性。

【I am GOD'S CHILD
墮落於這腐敗的世界
How do I live on such a field?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