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6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上篇:微暗【黑沼】 

***
我有個畫家叔叔。聽起來很酷,是件足以讓青少年炫耀的事。

叔叔的確畫過好些能放在展覽上的大型畫作,
不過除了一兩幅靜物小油畫,從來沒有金主買下他那些作品——
而在接受治療的第五年後,他再也沒畫過像樣的個人作了。

雖然這麼說對叔叔很過意不去,我的家庭也因為這樣脫離了經濟困境。本來我父親的工作就勉強夠三口之家生活,不再需要援助弟弟因為藝術創作而困頓的生活後,終於能過上一般水準的日子。

這幾年爸爸的工作漸漸忙了起來,做為代替讓我時常去看望他的么弟。一開始我相當抗拒,因為媽對他頗瞧不上,連帶著我對他的印象也不好。但我沒想到會這麼快就和叔叔打成一片,甚至有點稱兄道弟的感覺。

叔叔大我十幾歲,雖然安靜,其實是個風趣的人。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黑沼  

我並不想死。可是我會死的吧,再這樣下去。
饑餓和寒冷將體力耗盡後,就算再健康的人也遲早會死。

「啊,怎麼會這樣...」
低聲咕噥著,我設法挪動腳踝,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這真的,真的讓人非常困擾。

我現在雙膝以下都陷入潭水,或者該說,漆黑的沼地裡。被光照射的水面下隱約有在流動的痕跡,但任我怎麼努力都無法抽身。(我不清楚是什麼。有這樣黏稠的水嗎?果然是泥沼吧)我沒有想過用手去把雙腳挖出來,萬一全身陷進去怎麼辦?那就真的回天乏術了。

明明頭頂著烈日,卻除了暈眩,沒有一點溫暖流動在血管裡。
鼻尖滴下的汗,是冷汗。

天是蜂蜜色的,流體般的金澄,讓人聯想到猶是樹脂時的琥珀。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童趣  
六一國際兒童節,成人憶苦思甜裝嫩的日子(哪裡不對
唔,小朋友忙著考試和作業誰有閒心歌頌童年...(太慘了吧!

咳當然我此言只是玩笑,每個人都有段回不去的童年,無論美好與否。
然後就在這樣的大好日子裡,我,落難了。

兒童節前一晚出門讀書忘了帶鑰匙。房仲阿姨隔天中午才到得了。
於是夜半in全家沒有遇到蘇格拉底。

我帶著圖書館借來的書,課本,
有足夠的錢,大可以直接窩上一晚等天亮。
只要撐到天亮就是我的勝利!(不要中二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