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貓季    
續【貓象預報】。連綴季節的四個短篇。
***
【春雨】

其實吶,大黑貓一點都不大,在陽台上俯瞰,
人群裡她看起來好小一隻。

大黑貓剛開始不叫大黑貓。我剛開始也不叫亮亮。
事實上那會兒,我還沒有名字呢。

她總說:「貓咪乖,過來姐姐這裡。」

所以我也用軟軟糯糯的聲音姐姐長姐姐短的叫。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貓象預報  
【晴】

大黑貓總是一身紅襯衫,黑大衣,褲管久洗起了毛邊,
略圓的鵝蛋臉兒,見貓就笑的發傻似的。

今早出門時她的馬尾辮在腦後彈跳,像一隻貓歡快的豎著牠的尾巴。

(我懷疑在她的腦袋裡還播著【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那詭異的傻歌。
她開心時總是一直唱一直唱,唱到高興還會抱起我轉個不停。)

今早我在陽台瞧見她雙手端著她的摺疊傘,
像提著一支槍那樣奇怪的姿勢,小跑地穿越馬路。

如果她是隻貓,肯定是隻笨拙的貓,還是我們同伴中最笨的一隻。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glace
意外地展開和Sugar Song and Bitter Step的奮鬥,
它的調子滑不溜丟又四處彈跳,憑我笨拙的舌頭難以迅速掌握。

會注意到這首歌,是因為東京喰種代入血界戰線片尾曲的影片。
(不知道為何好像已經在哪裡聽過,耳熟。)

一堆動感十足的歡樂變態——我是說畫面好可愛。
看習慣後卻覺得諷刺,彷彿強行把悲劇反轉的荒唐喜劇。

  
無法再回到從前的人們,已死的人,
身心傷得太重的人,永遠不可能對坐著暢談歡笑的人。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