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1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關聯前作:未竟[平行科幻] 

這是個漂浮的年代。

即使如此,你我還是能在無數的座標裡,找到彼此停泊的屋頂。
***
親愛的幽靈先生:距離上次來信已經兩個月有餘。最近有空了,就想給你發信。

聽聞你又賣出新作品,並且用自己的方式和人群維持著適當的聯繫,我很高興。

雖然有時你來信中提到對壞主顧進行了小小報復,讓我捏了把冷汗。不得不說,我感到相當痛快,畢竟任誰都想給討厭鬼好看。不過,盡可能在不會造成太大傷害的範圍內,好嗎?

如今和你分隔兩地,我竟有點懷念起你那古怪的脾氣。

猶記初見時你錯愕的神情,以及第一次看到我沖即溶咖啡時毫不掩飾的牴觸,現在想起來我仍會忍俊不禁。那大概是你少有的失態了。儘管你看來已經適應了新生活,有什麼困難,還是可以和我商量的。

這個地方夏季短暫,一到秋冬不是雨便是霧,屋頂上總是濕冷的,配給工人的外套很厚重,每次弄濕了要烤乾相當費事(上個冬天我為此苦不堪言)。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回過神的時候,他已經拎著他的小提琴,站在通往地面的出口。有微風從通道的彼端吹拂而來,像在呼喚著他。

鋼鐵的閘門得撥開樹叢才能看到。地衣填滿牆壁的縫隙,綠得不可思議。於是少年打開了門。

外頭沒有月亮。沒有書上說的,浸滲每個角落的月光。然而,他的手指堅定的握住琴弓,在森林的空地中央,開始拉起他心愛的小提琴。

樹木向天空伸展著,像是要攫住繁星。少年的琴聲悠揚,透明得像是風。嫻熟的上下滑指,顫音如同鳥雀交鳴,輕快而歡悅。

今晚沒有月光,影幢幢的黑森林卻搖曳著,在風中展開成美麗的光帶。是因為元素衰變的關係嗎?少年想道。

很美,像是極光。

隨著樂曲驀地攀上E弦,森林的各處,冰晶一般細小,有著白色花蕊的不知名草花一簇簇盛開,隱隱生輝。


森林裡有人在翩翩起舞,看不清面容,不知為何少年卻明白那是自己的雙親。爸爸摟住媽媽的腰,媽媽搭著爸爸的肩膀,在他的演奏裡搖擺著肢體。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母親的娘家在山上,人煙罕至。正逢秋季,滿山都是野薑花。五歲那年,母親帶她一路上山去,沿路指認植物,「妳看,那是月桃,那是鴨拓草...」

母親懂得很多。她津津有味的聽著,把知識像糖果一樣囫圇嚥下。

雖然走了很長的路,但是山風很涼,野薑花的香味甜甜的,像是舌尖也能嘗到似的。沿路成串月桃,如果實般沉甸甸的花中,鮮豔的紅與金黃呈扇狀,在雪白裡綻開。

枝椏褪色的青翠裡,細碎的芒花開遍。

她開始有些不耐。母親安撫著她,說很快就會到了。

然後她們到了一個純白的庭園。外婆在那裡整理花朵,看到她們驚喜的站了起來。母親是帶她來看還在工作的外婆的。

猶記得鄧麗君圓潤的嗓音,唱著你問我愛你有多深。很寬廣的地方,到處都是雪白的大理石打造,那麼美,卻沒什麼遊人。

如置身夢裡。
***
十二歲那年,和一起回到外婆家的母親說了聲『我出去散步』,想要重溫童年回憶的她,在黃昏時獨自前往兒時去過的那個地方。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