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6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沒有光線,誰的笑語輕而軟,包覆著她的意識,

無人的一排椅子,只有她獨坐在黑暗中,眺望廢墟樓頂處封閉的高窗。
沒有光,她卻看的見。因為她已經是黑暗的一部分。

黑箱,她記得人們這麼稱呼它。
雖這麼說,它的體腔內,卻是極為混沌的,紛擾的灰暗色彩。

紅色的"嫉妒"在牆板間跳動的快些,蒼白的"絕望"鋪展開來,
向樓梯之下不斷下沉,卻又觸不到地面。

黑色的"恐懼"輕輕拍打著階梯,海潮一般,將三樓以下淹沒。
藍色的"鬱結"呢,緩緩漂浮著,沒有什麼生氣。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寫的時候我的腦子裡一片混亂,不斷有奇怪的概念冒出來,
讓故事熬煮的味道更為詭異…

一直用些沒人想理會的雙關,【】這個符號感覺好惹人厭WW

Sort(蘇特)=黑,字根是來自北歐神話的最後,讓世界毀滅的火之巨人蘇特。
Radiance(拉狄恩斯)=光芒。 Sne(斯涅)=初雪

個人很中意諸神黃昏的概念,因為北歐神話體系,明確使用了過去完成式。
人類文明是在神的世界毀滅後才出現也是相當有趣的觀點。
毀滅和再生的迴圈,北歐神話並不因在歷史上較晚出現而顯得遜色。

Forsker(佛克斯)=丹麥語的科學家,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更換燃料的時間,是個秋光正盛的午後。
是令牠永生難忘的,噩夢般的一天。

「全死了啊。把玻璃箱裡的投入黑箱吧。」

「粒子崩潰,粒子重組,藉由時間流動與倒轉,轉換為光與熱。
黑箱粒子反復瓦解和堆積,需要有作用者,才能將牠們身上的時間轉換為能源。

那就是【布萊涅】存在的價值。」

「黑箱裡的作為燃料,玻璃箱裡則設置了對貓的毒氣,
一但系統出現差錯,便能即時顯示,好讓我們修正。」

「這是必要的犧牲。」 「多麼了不起的裝置。」

高談闊論也好,冷漠的話語也好,沒有一句真正留在牠的意識中。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深金淺紅的季節,秋色染夾道的房舍。
白蠟樹凋萎的枯葉打了個旋兒,悠悠落地。

暗幕總在午時三點過後,將地平線覆蓋,
黑夜咬齧著白晝的疆界,使得日短,而夜長了。

斯涅的情形越發的惡化,讓拉狄恩斯擔憂萬分。
牠才剛長為成貓,吃得少,睡得卻比任何的布萊涅都要多。
原本便聽不見的牠,現在連飛過眼前的小蟲兒都引不起牠的注意。

煩惱了好幾天,拉狄恩斯終於下定決心,向蘇特奶奶提出請求。

「請帶我去中庭【laboratorium】。」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書房對才到人類腰部的拉狄恩斯而言,是座巨大的寶庫。
蘇特奶奶從不禁止牠習字,並准許牠隨意取用書房裡的物品書籍。

書本是知識的泉源,拉狄恩斯也很喜歡聽蘇特奶奶為牠朗誦的詩歌。

滾的一身灰,抽屜裡,總是可以找出有趣的舊玩意兒。

蘇特奶奶年輕時大衣上掉落的貝母鈕扣,封皮燙金的厚重聖經,
書簽裡的押花,是夢幻品種的藍薔薇。

能賞玩的實在太多太多,邊打掃邊尋寶消磨一個下午,
是每週一次的快樂時光。


從那晚的故事開始,儘管很在意蘇特奶奶話語中的漏洞,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黑箱裡藏著妖精呢。你知道嗎?
拉狄恩斯,那是無論誰向牠許願,牠都會回應的妖精。」


開頭就是這樣一句令貓驚詫的話。

畢竟那大黑箱自拉狄恩斯出生時便在那裡,
若不是牠早習慣,怕是要嚇的扯掉貓鬚了。

「為什麼呢? 」牠很耐心地問道。

「因為除此之外,牠不被任何人所期望和認知呀?」蘇特奶奶笑著回道。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根火柴是點不亮永夜的。
永晝裡生活著的牠們是迷路的幻影。

燃盡一切,最後空心的盒子,將從欠缺的零回歸
***

白屋北面,傾斜的天窗玻璃外,綠蔭間可見越發顯得通透的碧色,
樹蔭篩下搖曳的日影,充滿初夏的氣息。

光斑散落,夏如同躡著腳步的貓兒悄悄到訪。

這幾日,陽光是越發熾烈了,卻不顯得悶熱。
畢竟是位於極北之地呢。

拉狄恩斯用貓掌遮住了綠眼。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