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4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腳踏車的雙輪飛轉,少女壓著飄起的深藍學生裙,
眺望沿途遼闊的千頃碧色。

「吶,妳知道嗎?]
身著夏季襯衫的少年故作神秘地,笑著這麼問了。

「什麼?」風聲中,她喊道。

「靠近陸地的溫暖淺海,在尋常的珊瑚之外,還生長著一種藍色的品種。」他說。

「遠遠看上去,就像是染上海藍的水晶枝椏一樣...」

她安靜的傾聽,嘴角帶著小小的微笑。

『要不要去看海?』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陽光正烈,葛藤綠意攀過白牆頭。
碎玻璃似的水光粼粼,在晴日溫柔的海面浮沉。

我握著包裹,就這麼僵硬的凝視著虛空一點,
只因,在我的視網膜上,有層灰綠塵埃,苔蘚般攀附著。
自高空垂落的朦朧鏡面,映照出的景象,宛若地獄。

「你是誰?」有個男性的聲音在我的耳畔問道。

「...不過是個無名信差」我拋出了答案,隨即問道:「你又是誰?」

「…一個無名的洗窗工人?」

我陷入沉默,由於難以置信的答案。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眼球.謝肉祭.防毒面具】之一 怪物先生。

投影的世界今日也蒙著灰綠的塵埃。
有氣無力的日光,如命將絕的白熾燈泡。

化學物飄揚的高空中,我倒退一步。背脊撞上吊籠的邊框,立足點狠狠一晃。

還握在手中的水管被我捏扁,失控的水流噴濺,
滑過大片的玻璃,光潔如鏡,映我背後的城市剪影。

也只是暫時的,這座城市從沒有什麼能永遠保持乾淨。
空氣中滿是懸浮粒子。從這個高度看下去,什麼都看不清,死寂如一座廢墟。

揉了揉眼,成片貼著地平線塌陷下來的藍天,
依舊像不請自來的推銷,緊逼在防毒面具貓瞳似窄小的窺孔。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的眼球上有一座城市。
不是幻想,不是幻視。是確確實實地,存在於我的瞳孔之中。

玻璃帷幕上是沒有樓梯的,我在吊籠裡。
升。降。

在那裡,瞳孔的彼端,有一日,有個少女和我四目相對了。
無論到哪裡,她都在不斷的爬著樓梯,
一直向上,
一直向下。
無限循環。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針狀雨幕將重重圍困的城池貫穿。
鎧甲早已卸下,只因時光是抵擋不了的。

城荒,遊騎已老。

無一兵一卒,而國終是亡了。

 

諾克絲的麗容老去。

她的城牆剝落了,護城河乾涸生苔。
曾經縱橫戰場的遊騎再沒力氣攀上城樓,眺望一眼荒野盛開的Safran。

不知何時,諾克絲也和他一樣,日漸衰頹。
時光是細針似的雨,將她的美貌蝕盡了。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