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篇: 【電報島,發條鳥】02 
****
K在向所有人隱瞞著什麼。白日,沒有雜務的時間,他就會頻繁推開通往下水道的暗門。要自由穿行這個地下世界,沒有自己的引導是不可能的。K也並未在地下多逗留。

他的腳步聲總是在歌劇院不遠處消失,爬上進出人孔的梯子後,重新在地面響起。

這些德國佬不是被正在伏兵追著嗎?

看其他人的樣子不像撒謊。那麼可疑的大概是K了。否則,無法解釋他為何不惜冒著危險,頻繁地在地面上出沒。


無論K是否背叛了他的同伴都和自己沒有關係,幽靈先生懷疑的是,這個人是否隱瞞了什麼對自己來說極為關鍵的秘密?
對幽靈先生來說,最要緊的,就是確認K的動機。

因此第七天,當K表示,希望對巴黎地下水道系統進行一次徹底的探索,請他帶路時,幽靈先生並未拒絕。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篇:【電報島,發條鳥】01  
****
幽靈先生又戴上了他的面具,一種無形的面具。隨著領頭的K和他熟稔起來,周遭的人也逐漸開始放鬆。

得知那間寬敞的小廳只是地下世界的一小部分時,他們震驚的表情讓幽靈先生頗為受用。 

分配給他們的房間沒有恐怖的人偶裝置也沒有殘酷的機關,只是隔音非常好,誤闖後就絕對無法從裡面打開,空無一物的房間。它們的用途在於讓人在虛無窒息和飢餓中逐漸發狂。在他的指揮下,房間被打穿了一個洞,使其失去原有的作用。 

K隨後又向他請求使用那個通往巴黎排水系統的暗門,曾經做過一樣事情的幽靈先生立刻領會他的意圖,親切地告訴他暗門的用法。說不定哪天他睜開眼時,這些人就已經從排水道離開了呢?

 

當K向他致謝,幽靈先生不懷好意地咧嘴:「你們要感謝的是自己的謹慎。如果你們一來就四處亂翻,跑進隱藏通道,可能已經被我捏死。切記,這個地方是充滿機關的魔鬼巢穴,沒經我允許,別輕舉妄動,否則小心丟命。」

「那……那我們真是太幸運了。感謝你的寬容?」K困惑地微笑。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關聯前作:未竟[平行科幻] 

這是個漂浮的年代。

即使如此,你我還是能在無數的座標裡,找到彼此停泊的屋頂。
***
親愛的幽靈先生:距離上次來信已經兩個月有餘。最近有空了,就想給你發信。

聽聞你又賣出新作品,並且用自己的方式和人群維持著適當的聯繫,我很高興。

雖然有時你來信中提到對壞主顧進行了小小報復,讓我捏了把冷汗。不得不說,我感到相當痛快,畢竟任誰都想給討厭鬼好看。不過,盡可能在不會造成太大傷害的範圍內,好嗎?

如今和你分隔兩地,我竟有點懷念起你那古怪的脾氣。

猶記初見時你錯愕的神情,以及第一次看到我沖即溶咖啡時毫不掩飾的牴觸,現在想起來我仍會忍俊不禁。那大概是你少有的失態了。儘管你看來已經適應了新生活,有什麼困難,還是可以和我商量的。

這個地方夏季短暫,一到秋冬不是雨便是霧,屋頂上總是濕冷的,配給工人的外套很厚重,每次弄濕了要烤乾相當費事(上個冬天我為此苦不堪言)。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回過神的時候,他已經拎著他的小提琴,站在通往地面的出口。有微風從通道的彼端吹拂而來,像在呼喚著他。

鋼鐵的閘門得撥開樹叢才能看到。地衣填滿牆壁的縫隙,綠得不可思議。於是少年打開了門。

外頭沒有月亮。沒有書上說的,浸滲每個角落的月光。然而,他的手指堅定的握住琴弓,在森林的空地中央,開始拉起他心愛的小提琴。

樹木向天空伸展著,像是要攫住繁星。少年的琴聲悠揚,透明得像是風。嫻熟的上下滑指,顫音如同鳥雀交鳴,輕快而歡悅。

今晚沒有月光,影幢幢的黑森林卻搖曳著,在風中展開成美麗的光帶。是因為元素衰變的關係嗎?少年想道。

很美,像是極光。

隨著樂曲驀地攀上E弦,森林的各處,冰晶一般細小,有著白色花蕊的不知名草花一簇簇盛開,隱隱生輝。


森林裡有人在翩翩起舞,看不清面容,不知為何少年卻明白那是自己的雙親。爸爸摟住媽媽的腰,媽媽搭著爸爸的肩膀,在他的演奏裡搖擺著肢體。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有民俗和少數獵奇描寫,慎入。日常風短篇小說。主要角色都是老人家。其實覺得不可怕(笑
****
王家夫婦住在這棟公寓已經四十幾年了,和附近的鄰居都是老相識。

王先生看起來人屆中年,王太太已經有老衰的樣子,大家都很識相地不去問原因。

地方舊雖舊,勝在安穩。人和環境,彷彿還是當年的樣子。

近年,有幾戶的房子開始不是自用而選擇租給年輕人時,老住戶們也聚在一起抱怨過。

終究是學生居多,在外地獨自生活已經艱難,不久居民們就想開了,放棄上門去罵人。仔細想想,其實那些嬉鬧的噪音,隔著自家的門,也沒那麼吵。

但是有些房客,不只帶來困擾還會造成鄰里的危險。


那天,王先生一清醒,就聞到一股濃重的腐敗氣味。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靈異故事的皮裡塞了一部校園劇的劇本撐的面目模糊,飄點創新低。事件和人物關係雙軌進行,互為表裡。

當成青春系小說來看也無妨的日常懸疑文。給自己的國中時期一個交代,向混亂的青春致敬。
【紅髮】的主角國一時的事情。本次的敘述者不是他。

上篇:青春系怪談【死角】(上) 
*****
「你!居然一個人去了!」事後朋友氣得拼命捏我,雖然到後來感覺只是在玩我的臉。

「是你叫我去的…」嘀咕到一半才想起那只發生在我腦中,立刻閉嘴,還是被她給聽到了。

「我哪有?」她氣得七竅生煙,又擰了我的左臉一把。

邊搶救自己的臉,我試探地問:「呃…妳很喜歡叔叔?」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靈異故事的皮裡塞了一部校園劇的劇本撐的面目模糊,飄點創新低。事件和人物關係雙軌進行,互為表裡。

當成青春系小說來看也無妨的日常懸疑文。給自己的國中時期一個交代,向混亂的青春致敬。
【紅髮】的主角國一時的事情。本次的敘述者不是他。

***
「真羨慕叔叔跟你們同班。」

開學的第一天,聽著從隔壁班過來找我的朋友在耳邊的嘮叨,我已經預見了未來的國中三年,應該也會充滿熱鬧。

之所以會有這個綽號,事情是這樣的:不知為何,小學時代,這位男同學堅持要某個朋友叫自己叔叔。

我們這一屆的私底下聊起他也會叫叔叔,不知不覺就成了表面上的通稱。

大概是因為,被強迫叫叔叔的當事人雖然不情願,喜歡叔叔的其他朋友卻眼饞那份特別吧。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半架空台灣風格靈異短篇。民俗方面完全是臨時抱佛腳。
混進了我自己的經驗,我不是指靈異方面的,因為我是麻瓜。

基本上很囉唆的吐槽文風,模仿批踢踢飄版經驗文,稍微修飾得更像短篇小說。
前篇:日常怪談【紅髮】短篇(上)  
***

兩天後,晚自習前的空檔,我的手機鈴聲大作。

我爸很生氣,他說,中午時爺爺打電話到他公司,傍晚還殺上門要問個清楚明白。我媽加班,我妹是苦主,只有我爸一個人扛爺爺的怒火,他是趁著上廁所的時候脫身打電話的。

我向爸爸鄭重發誓真的沒泄漏出去。他逼問我,是不是對C的爺爺說了,(跟他說了就等於我們家爺爺也知道了)該死我心跳立刻錯了一拍。盡可能若無其事地說沒有,不然會完蛋。

等掛了電話,我腦子裡早已陷入大混亂。

明明C的爺爺不在家,C也不是這種大嘴巴,到底是誰傳的話?真是見鬼了,雖然我們家是鬧鬼了沒錯!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半架空台灣風格靈異短篇。民俗方面完全是臨時抱佛腳。
混進了我自己的經驗,我不是指靈異方面的,因為我是麻瓜。

基本上很囉唆的吐槽文風,模仿批踢踢飄版經驗文,稍微修飾得更像短篇小說。
***

說說我家的故事吧。

我們家的女性,我妹妹、媽媽和外婆,髮色偏淺,翻開內側的頭髮,能看見深紅的髮絲。據說,代代都是如此。

我妹一直覺得這頭紅髮十分的浪漫,並且感到自豪。我絕對沒有羨慕,只是覺得她有的我沒有,很不公平罷了。

沒有紅髮的我遺傳到媽媽柔順但髮量少的髮質,和媽媽同樣紅髮的我妹,卻遺傳到爸爸茂密的自然捲,總之她這輩子大概是不用擔心禿頭的問題了。真是個不講理的世界。

「說不定你們祖上有海賊或番商之類的,和當地的女人春風一度留下私生子,頭髮才會是紅的。」每次爸爸這麼調侃,媽媽都很氣他對我們胡說八道。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每個人都有其用途
在這裡只要你願意 無人不能為社稷效力

要維持一塵不染的環境 仰賴彼此的關懷和監督

好比 作為鄰居應當 勤於
用絞繩為同社區裡的住戶 丈量哪怕一小吋不尋常的變化

用手電筒窺看同僚見不得光的抽屜  從黑暗裡剝奪鼠輩的居所

羅織荊棘的王冕 為那些不般配的頭顱加冠
用反動的傳言壓彎背脊  或以火刑烤得酥脆

僭越的神棍們流下的鮮血 自然和先烈雲泥之別

此外 優秀的國民心懷警惕 從不在用詞上懈怠由於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