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的補遺。
上篇:【電報島,發條鳥】03 
****
蒼白到接近蠟黃的皮膚,鷹鉤鼻、尖下顎和肌肉扭曲的右唇角。或許因為那頭黑色鬈髮長期向後梳理,額際高得令人懷疑是否已經禿頭。

眼眶深陷,垂眼顯得無精打采,右臉是一大片皺縮扭曲的暗紅組織,腫塊壓得那半邊眼睛歪斜,眉毛稀疏,這副尊容在幽暗的空間裡更顯恐怖。

比起已經開始習慣的容貌,更讓埃里希忌憚的是幽靈先生不穩定的性格。

儘管早有心理準備,當幽靈先生突然發難,他還是嚇得不輕。

各種複雜的情緒在漫長的回程中冷卻,取而代之的是難以排遣的無聊。埃里希忍不住開始胡思亂想。

他猜,這位偶爾表現得挺友善的幽靈先生是個隱居的貴族。

巴黎歌劇院地下為何會有這麼一個宮殿,莫非是幽靈先生的祖先建起來的?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連綿火幕之上,大鴉盤桓在人們本應熟睡的夜裡,播下死亡的種子。

引擎的震動從攀住鐵絲網的掌下傳來,少年俯瞰逐漸遠離的地表。
強行留住夕日的城鎮,是一片流血的赤色。

「空襲...?」少年小聲的對自己說道,彷彿血液倒流的顫慄竄遍全身。然而他,在笑。

不可思議地觸摸臉龐。我為何要笑?

像是被攪動的濁水,腦中一片渾沌。少年連自己為何在此都回憶不起來。

又是一陣風勢擦過船艙,火光挾帶震耳欲聾的轟鳴衝上天際。鐵箱因此加劇了晃動,引起人群的恐慌。

「幾時會到浮島?」

以武力威脅年邁的駕駛員才擠上逃難艙,身分不明的女人,將槍口對準了老頭。

老頭傲然地挺著背脊,固執道:「這個逃難艙承載了過多的人,已經不能上升得更快了。一開始我就反對——」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篇:【電報島,發條鳥】03 
****

「徒步還這麼準時......老天爺,快上車吧。」奧庫安是個圓臉濃眉,年過三十的黑髮男性,大概是幽靈先生見過最好脾氣的法國人。這讓他稍微扭轉了壞印象。

「寧早一小時,不晚一分鐘。」霍夫曼醫生惱火中帶著自豪地答道。

結果,因為巴黎的嚴重塞車,奧庫安讓他們多等了一個半小時。所幸那天雨停了,白天要暖些,漢斯的病情不至於惡化。到了十一區,還在發著低燒的漢斯立刻被奧庫安先生送到附近的小醫院做檢查。

「請問…我們在巴黎看病會不會很貴?雖然已經準備好了漢斯在布列塔尼接受治療的醫藥費…」妮科緊抱著從沒離開過身邊,上了好幾層鎖的皮箱,用不流利的法語有些怯怯地問。

「巴黎還保留著對難民的醫療福利制度,折扣後的金額對我們來說不算什麼,你們就放心吧。」奧庫安試著讓她放心:「之後去布列塔尼記得申請津貼,也可以減輕一點負擔。」

待他們簡單地梳洗,換上職員準備的二手衣物,天色已暗。

職員們給成年的人倒了酒,奧斯卡晃了晃高腳杯,向艾米爾得意一笑。醫生似乎為氣泡酒心花怒放,抑制不住嘴角的上揚。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篇: 【電報島,發條鳥】02 
****
K在向所有人隱瞞著什麼。白日,沒有雜務的時間,他就會頻繁推開通往下水道的暗門。要自由穿行這個地下世界,沒有自己的引導是不可能的。K也並未在地下多逗留。

他的腳步聲總是在歌劇院不遠處消失,爬上進出人孔的梯子後,重新在地面響起。

這些條頓佬不是被正在伏兵追著嗎?

看其他人的樣子不像撒謊。那麼可疑的大概是K了。否則,無法解釋他為何不惜冒著危險,頻繁地在地面上出沒。


無論K是否背叛了他的同伴都和自己沒有關係,幽靈先生懷疑的是,這個人是否隱瞞了什麼對自己來說極為關鍵的秘密?
對幽靈先生來說,最要緊的,就是確認K的動機。

因此第七天,當K表示,希望對巴黎地下水道系統進行一次路線的探索,請他帶路時,幽靈先生並未拒絕。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上篇:【電報島,發條鳥】01  
****
幽靈先生又戴上了他的面具,一種無形的面具。隨著領頭的K和他熟稔起來,周遭的人也逐漸開始放鬆。

得知那間寬敞的小廳只是地下世界的一小部分時,他們震驚的表情讓幽靈先生頗為受用。 

分配給他們的房間沒有恐怖的人偶裝置也沒有殘酷的機關,只是隔音非常好,誤闖後就絕對無法從裡面打開,空無一物的房間。它們的用途在於讓人在虛無窒息和飢餓中逐漸發狂。在他的指揮下,房間被打穿了一個洞,使其失去原有的作用。 

K隨後又向他請求使用那個通往巴黎排水系統的暗門,曾經做過一樣事情的幽靈先生立刻領會他的意圖,親切地告訴他暗門的用法。說不定哪天他睜開眼時,這些人就已經從排水道離開了呢?

 

當K向他致謝,幽靈先生不懷好意地咧嘴:「你們要感謝的是自己的謹慎。如果你們一來就四處亂翻,跑進隱藏通道,可能已經被我捏死。切記,這個地方是充滿機關的魔鬼巢穴,沒經我允許,別輕舉妄動,否則小心丟命。」

「那……那我們真是太幸運了。感謝你的寬容?」K困惑地微笑。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民俗和少數獵奇描寫,慎入。日常風短篇小說。主要角色都是老人家。其實覺得不可怕(笑
****
王家夫婦住在這棟公寓已經四十幾年了,和附近的鄰居都是老相識。

王先生看起來人屆中年,王太太已經有老衰的樣子,大家都很識相地不去問原因。

地方舊雖舊,勝在安穩。人和環境,彷彿還是當年的樣子。

近年,有幾戶的房子開始不是自用而選擇租給年輕人時,老住戶們也聚在一起抱怨過。

終究是學生居多,在外地獨自生活已經艱難,不久居民們就想開了,放棄上門去罵人。仔細想想,其實那些嬉鬧的噪音,隔著自家的門,也沒那麼吵。

但是有些房客,不只帶來困擾還會造成鄰里的危險。


那天,王先生一清醒,就聞到一股濃重的腐敗氣味。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靈異故事的皮裡塞了一部校園劇的劇本撐的面目模糊,飄點創新低。事件和人物關係雙軌進行,互為表裡。

當成青春系小說來看也無妨的日常懸疑文。給自己的國中時期一個交代,向混亂的青春致敬。
【紅髮】的主角國一時的事情。本次的敘述者不是他。

上篇:青春系怪談【死角】(上) 
*****
「你!居然一個人去了!」事後朋友氣得拼命捏我,雖然到後來感覺只是在玩我的臉。

「是你叫我去的…」嘀咕到一半才想起那只發生在我腦中,立刻閉嘴,還是被她給聽到了。

「我哪有?」她氣得七竅生煙,又擰了我的左臉一把。

邊搶救自己的臉,我試探地問:「呃…妳很喜歡叔叔?」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靈異故事的皮裡塞了一部校園劇的劇本撐的面目模糊,飄點創新低。事件和人物關係雙軌進行,互為表裡。

當成青春系小說來看也無妨的日常懸疑文。給自己的國中時期一個交代,向混亂的青春致敬。
【紅髮】的主角國一時的事情。本次的敘述者不是他。

***
「真羨慕叔叔跟你們同班。」

開學的第一天,聽著從隔壁班過來找我的朋友在耳邊的嘮叨,我已經預見了未來的國中三年,應該也會充滿熱鬧。

之所以會有這個綽號,事情是這樣的:不知為何,小學時代,這位男同學堅持要某個朋友叫自己叔叔。

我們這一屆的私底下聊起他也會叫叔叔,不知不覺就成了表面上的通稱。

大概是因為,被強迫叫叔叔的當事人雖然不情願,喜歡叔叔的其他朋友卻眼饞那份特別吧。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半架空台灣風格靈異短篇。民俗方面完全是臨時抱佛腳。
混進了我自己的經驗,我不是指靈異方面的,因為我是麻瓜。

基本上很囉唆的吐槽文風,模仿批踢踢飄版經驗文,稍微修飾得更像短篇小說。
前篇:日常怪談【紅髮】短篇(上)  
***

兩天後,晚自習前的空檔,我的手機鈴聲大作。

我爸很生氣,他說,中午時爺爺打電話到他公司,傍晚還殺上門要問個清楚明白。我媽加班,我妹是苦主,只有我爸一個人扛爺爺的怒火,他是趁著上廁所的時候脫身打電話的。

我向爸爸鄭重發誓真的沒泄漏出去。他逼問我,是不是對C的爺爺說了,(跟他說了就等於我們家爺爺也知道了)該死我心跳立刻錯了一拍。盡可能若無其事地說沒有,不然會完蛋。

等掛了電話,我腦子裡早已陷入大混亂。

明明C的爺爺不在家,C也不是這種大嘴巴,到底是誰傳的話?真是見鬼了,雖然我們家是鬧鬼了沒錯!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半架空台灣風格靈異短篇。民俗方面完全是臨時抱佛腳。
混進了我自己的經驗,我不是指靈異方面的,因為我是麻瓜。

基本上很囉唆的吐槽文風,模仿批踢踢飄版經驗文,稍微修飾得更像短篇小說。
***

說說我家的故事吧。

我們家的女性,我妹妹、媽媽和外婆,髮色偏淺,翻開內側的頭髮,能看見深紅的髮絲。據說,代代都是如此。

我妹一直覺得這頭紅髮十分的浪漫,並且感到自豪。我絕對沒有羨慕,只是覺得她有的我沒有,很不公平罷了。

沒有紅髮的我遺傳到媽媽柔順但髮量少的髮質,和媽媽同樣紅髮的我妹,卻遺傳到爸爸茂密的自然捲,總之她這輩子大概是不用擔心禿頭的問題了。真是個不講理的世界。

「說不定你們祖上有海賊或番商之類的,和當地的女人春風一度留下私生子,頭髮才會是紅的。」每次爸爸這麼調侃,媽媽都很氣他對我們胡說八道。

 

文章標籤

烽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